医学捌号楼
 
Web www.med8th.com
首页 | 医疗资讯 | 人与医学 | 阅览室 | 诺贝尔奖 | 专业资源 | 院士录 | 中医
医学捌号楼・中医・

药商造药,也造疾病


管理员  | 2014-10-08 20:43:01

   1月14日,世界卫生组织秘书长流感事务特别顾问福田敬二在一场记者会上表示:“全世界正经历一场真实的大流行病,指此为伪造的说法是错误而且不负责任的。”

  福田说,世卫提供大众的信息是诚实而平衡的,“既没有夸张、也没有淡化大流行病的风险”,世卫在因应疫情的过程中,寻求相关各方的意见,但也确保这些意见没有受到商业或无关公共卫生利益的影响。
  早前的报道称,欧盟下辖的最高决策机构欧洲理事会最近通过对世界卫生组织应对甲流的过程展开调查的议案。该议案指出,甲流的“本性”其实温和,但其危害性被一些制药公司’可能刻意夸大,促使世界卫生组织宣布疫情大暴发,从而使这些公司得以赚到数十亿英镑。这一议案主要由欧洲理事会卫生委员会主席、德国籍流行病学专家沃尔夫冈·沃达格提出。
  解读/鲁湾
  姑且不论是世卫组织故意夸大甲流病情,还是欧洲理事会不负责任,这件事倒是提醒善良人们认识到这个世界上,一些制药企业为了商业利益确实在故意编造和夸大疾病。
  此前这种情况在世界各地都出现过,也不断见诸报端。在西方发达社会制药企业编造和夸大疾病的手法更隐蔽和成熟。德国科学家约尔格·布勒西出版了一本畅销书《疾病发明者》,披露了制药公司制造疾病获取最大利益的触目惊心的过程。首先制药集团招聘数百个专业公司进行测验,而这些公司又与数千名医生进行合作。他们生产出药品,再定义疾病症状,然后召集医生开会,向他们通报自己的最新研究成果,并告诉医生这些药品应该针对的患者群。与此同时,制药集团开始了有关这种新的疾病的强大的广告攻势。最终善良的人们被告知,你得了一种非常严重的病。而实际上可能这些疾病仅仅是因个人性格、对环境的不适应或者不当行为而引发的一些暂时症状,结果就这样“被疾病”了。这本书国内已有译本出版。
  新华网曾发过一篇时评:“查一查谁在编造疾病”。文章指出,各地开展的“健康周”、“健康日”、免费体检等活动中,除了一些简单的体检等满足人们健康需求外,更多的是各种透着商业意味的“门诊”,对前来问询病情的居民夸大危险程度,甚至编造“新概念”疾病,危言耸听,借以售卖相应的“健康产品”。
  真是匪夷所思!医药商固然可恨,但细想起来,和医药体制以及我们自己的认识不能说没一点关系。医药的商业化不能蚕食医药的科学化,正像体育可以商业化,但裁判不能商业化一样。我们自己对健康的追求和对疾病的恐惧虽然是与生俱来的,但如果过度,也会成为制药企业为追求最大利益而编造的疾病的俘虏。
  古人说,是药三分毒。如果我们病了,两害相较取其轻,有点毒也认了。如果我们是“被疾病”了,岂不是被白白“毒”了一番、善良的人被伤了身体,又伤了钱。有的投机取巧的药商用所谓的“安慰剂”之类药物,去治疗编造的疾病,善良的人失去的只是金钱。但如果现身说法,失去的就不仅仅是个人的金钱,而是你无意中成为药商的帮凶被你欺骗的一群人了。这就是药商制造疾病获取高额利润的诀窍。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药商造药,也造疾病,2014-10-08 20:43:01.
/zhongyi/523.html
更新日期:2014-10-08 20:43:01
药商造药,也造疾病
医学越发展人情味越丧失 白大褂温情远去
实习观摩暴露隐私? 反思医院伦理
再提真话英雄蒋彦永
探究细菌的和谐环境
假如我是卫生部长
从预防接种不良反应救济机制看我国亟待建立的医疗救济基金
就医者看病是否属于消费
从下到上集体隐瞒疫情
爱知的一生──艾弗伦·胡克博士和她的同性恋研究
性可以成瘾
我的医学生生涯
说“瘾”,兼谈“嗜网如命”
中国医疗在刀山火海里锤炼
这样的工作量规定——医生能不变成魔鬼?
一次调查的思考(一)——关于医生
归有光的《先妣事略》
“克隆人”的恐慌与真相
我们有权选择生死么
第1期·基因番茄抗乙肝?
是违法还是违宪——透视乙肝歧视第一案之二
政府违宪怎么办——透视乙肝歧视第一案之三
人人都可以参与维权
脱衣胸透不构成侵权医院人文关怀应加强
我为什么要研究性
我有一个梦想![之乙肝版]
医学史的意义
强烈呼吁取消目前的职称制度!
质疑安利营养品是个骗局
还医务人员公道:致温家宝总理,吴仪部长的公开信
    热点推荐:
  • 药商造药,也造疾病
  • 医学越发展人情味越丧失 白大褂温情远去
  • 实习观摩暴露隐私? 反思医院伦理
  • 再提真话英雄蒋彦永
  • 探究细菌的和谐环境
  • 假如我是卫生部长
  • 从预防接种不良反应救济机制看我国亟待建立的医疗救济基金
  • 就医者看病是否属于消费
  • 从下到上集体隐瞒疫情
  • 爱知的一生──艾弗伦·胡克博士和她的同性恋研究
  • 性可以成瘾
  • 我的医学生生涯
  • 说“瘾”,兼谈“嗜网如命”
  • 中国医疗在刀山火海里锤炼
  • 这样的工作量规定——医生能不变成魔鬼?
  • 病者有其药
  • 诺贝尔奖简介
  • 世界艾滋病日
  • 生命进化是否可理解为基因进化?
  • 为我国中医药业进一言
  • 中医的“系统”是一个未经实证也难以否证的系统
  • 伟大的发明-----宫刑
  • 西罗莫司释放冠状动脉支架提高患者存活率
  • 雷洛昔芬预防轻度认知损害
  • 从童子尿煮蛋流行谈起
  • 美国黑人比白人早死5年
  • 没管好食品含盐量FDA被起诉
  • 远端保护装置对心脏病发作病人无益
  • 没管好食品含盐量FDA被起诉
  • 中草药没有副作用吗? 谈“中国草药肾病变”
  •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龙胆泻肝丸导致肾损害采访手记
  • 龙胆泻肝丸――清火良药还是“致病”根源?
  • 脊髓神经电刺激术可有效改善神经性疼痛
  • 打破“壮阳”、“补肾”神话
  • 大多数癌症幸存者重新工作
  • 我想问问包皮过长的哥们几天清洗一次?
  • 保健胶囊竟卖作抗癌药
  • 请看中国官方媒体科技日报是如何编造抗癌新药的假科技新闻
  • Barrett食管病人中发生腺癌的危险性
  • 性可以成瘾
  • 绝经后激素疗法有争议
  • 乳腺癌疫苗就要临床试验了
  • 社区获得性肺炎,治疗首选青霉素?
  • 黑龙江省医院采用双亲献皮植皮手术治愈烫伤患儿
  • 发现非典型肺炎病原体的幕后故事
  • “乙肝”问题的社会学解读
  • 胰岛移植之父保罗・雷思去世
  • 3型糖尿病离谱吗?
  • 有关HIV传播的17个问题
  • 胰岛移植之父保罗・雷思去世
  • 肥胖通过GPR40受体引起糖尿病
  • 中草药没有副作用吗? 谈“中国草药肾病变”
  • 高耀洁:欲罢不能
  • 排毒养颜,还有许多话要说
  • 一罕见木村病患者在福州总医院获救
  • VX-680治疗白血病临床研究启动
  • 干细胞研究讲稿
  • 慈济医院为九岁半男童脐带血干细胞移植成功
  • ANCA在相关性疾病中检测的意义
  • ENBREL使牛皮癣患者的病情迅速改善
  • 中草药治疗慢性乙型肝炎随机对照试验的系统评述
  • Cardiac Science公司自动体外除颤器获中国批准
  • 从百赛诺看国内的乙肝药物研究
  • 长期服用排毒养颜胶囊会导致便秘
  • 艾滋病拯救得了中医吗?
  • 虚假乙肝广告,还要走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