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捌号楼
 
Web www.med8th.com
首页 | 医疗资讯 | 人与医学 | 阅览室 | 诺贝尔奖 | 专业资源 | 院士录 | 中医
医学捌号楼・阅览室・

医院短斤缺两该找谁 医疗消费能否找到公平秤


管理员  | 2014-04-16 14:25:15

  因手腕扭伤,记者前几天去南京一家比较有名的大医院就诊。医生随便看了看:“没问题,肌腱扭伤,贴几贴膏药,再吃些药就好了。”言罢开出药单,费用竟超过100元。 记者心理嘀咕:既然没问题,自己贴些膏药,多休息休息也就恢复了,犯不着花这么多钱吧?
  其实,很多人可能都有这样的经历:平常看个感冒,这家医院可能收你几十元,那家医院却可能收你几百元;做个手术,一家医院可能是一两千元,另一家医院则可能是五六千元。
  在寻医问药过程中,医院的“短斤缺两”该找谁?医疗消费能不能有一个“公平秤”,以便患者及家属掂量掂量:这病看得该不该?这钱花得值不值?
  特殊消费难定公平标准
  尽管目前很多医疗界人士还不愿将医疗过程等同于一般的消费过程,但越来越多的人正逐渐接受医疗是消费这一概念,最起码是特殊的消费。
  中国人民大学著名法学教授叶林认为,我国《消法》在立法时没有明确将医疗纠纷纳入《消法》的调整范围之内,但不能轻率地就此予以排斥。虽然正常的消费是积极的、主动的,而医疗除了保健医疗、美容医疗外,都是被动的,但不影响医疗被称之为消费。
  南京医科大学教授冷明祥和南京鼓楼医院党委书记何忠正也承认,医疗是消费,但不能等同于一般消费,而是一种特殊的消费。
  冷明祥认为,消费者购买某个产品或某项服务,利益受到侵害后(如买了假冒伪劣商品),总能采取某种方法进行补救,并挽回一定程度的损失;但医疗不行,医疗行为对患者和医者来说,都是高风险的,健康和生命无论采取什么措施都无法补救,因此医疗消费只能是一种特殊消费。
  何忠正说,给这样一个特殊消费设“公平秤”,谈何容易?一般消费,对于商家和消费者来说,信息是相对称的。商家为了推销某种商品,会通过各种渠道向消费者传达,而消费者也有较成熟的消费心理,经常货比三家,积累了好多消费经验和信息。买不买?买什么?买了短斤缺两或假冒伪劣商品怎么办?消费者都有支配权和选择权,但医疗却做不到这一点,医患之间的信息是明显不对称的。因为患者就诊前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病,不知道该怎么看,医生会怎么做,话语权完全在医生一方。看病时医生是权威,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他开什么药患者就得用什么药,患者处于完全被动的地位。
  鼓楼医院党委办公室主任王斯瑶也认为,医患间信息的主动权掌握在医方,而不在患方,所以现在一直强调尽量减少这种信息不对称带来的落差。但这种信息实际上无法完全对称,因为医疗消费绝不是像买商品那样简单,每种商品有每种商品的规格和价格,但每个患者只是代表个体,不能用别人的标准来给他看病;每个医生的诊断标准也不完全一样,也会带来收费和诊治结果的差异。因此,很难用一个标准衡量。
  何忠正说,所谓的公平,一种是程序公平,一种是事实公平。他解释说,所谓程序公平,即指医院的规章制度、收费标准、临床用药等针对患者的就诊程序是一视同仁的,是公平的。市场经济条件下,医疗消费目前很多只能做到程序公平,而无法做到就诊事实公平。他举了个例子: “一个素不相识的老农要做心脏换瓣手术,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找到了我,让我帮他拿主意,到底是国内的瓣好还是国外的瓣好。我只能说,质量当然是国外的好,但要根据你自己的财力来考虑。”为什么医院在用到任何贵重药品或器材的时候,都要患者或家属签字?就是因为不同的价钱享受不同的服务,患者必须签字认可后,医院才会给他们使用相关的器材或药品。
  何忠正说,其实这就意味着不公平,因为患者到医院应该享受同等的医疗服务,但现在只能根据他们的经济实力来衡量如何为他们服务,而不同的服务其结果肯定是不一样的。说白一点,就是给的钱多,享受的服务自然就好。这不是势利,现实就是这样,西方发达国家也是如此。
  此外,每家医院的医疗水平、医疗技术是参差不齐的,即使能做到程序上的公平,患者在各家医院享受的服务仍然是不同的,这也是事实上的不公平。不同的医院,动用不同的设备和专家,设备的价值可以衡量,专家的价值却很难衡量。因此,各家医院的费用的确存在差异,不过很难用公平不公平来衡量。“我相信每家医院对所有患者都是相对公平的,但没有一家医院能做到绝对公平。因为在医院,你不能说我花钱就能买到想要的健康,更不能说花了钱就必须要把人救活。这对患者不公平,对医院来说更不公平。”
  谁来评判公平与否
  患者在抱怨不公平的同时,很多医生也在为自己抱不平。江苏省中医院骨伤科主任医师蔡文辉说:“现在许多病人包括家属都认为医务人员绝大多数是在收红包拿回扣,造成乱收费乱开药,将费用分摊到患者身上,其实这里面有一个深层次的原因,实质上反映的是政策性问题。”
  按理说,医生作为一方,病人作为另一方,中间应该有一个第三方做协调,但现在作为“公平秤”角色的第三方严重缺位。谁能胜任“公平秤”?谁来评判医疗消费公不公平 ?到底谁能公正维护医患双方的合法权益?
  南京医科大学教授冷明祥认为,目前并没有形成一个代表患者利益的机构和团体,患者只能代表个人,经常孤掌难鸣,一些正当利益往往无法得到保障。就说医疗事故吧,因为医院和医院、医生和医生本身就结成了天然联盟联。一旦发生医疗事故,同行专家肯定偏向医生或医院,绝对不会把五分责任鉴定为七分,而只会是三分甚至赖掉,因为这代表己方利益。冷明祥说,这也是很多医疗事故处理过程中,患者宁可相信不懂医的人民代表或法官,而不愿相信精通医术的医疗专家。再说政府一方,在很大程度上也代表医院的利益,医院声誉的好坏,最后代表着政府的形象,且与政府的投资联系在一起,在维护医院利益的时候,一定程度上也是维护自身的利益。这样,政府-医院-患者这三角关系明显失衡,前两者非常有力,而后者却处于明显的弱势,这也是很多纠纷发生后,闹医院和告大夫成为患者讨要公平的首选,这是不得已而作出的选择。
  南京鼓楼医院党委书记何忠正说,我们也一直寻找一杆公平秤,不仅为患者,也为广大医务工作者。就说医疗事故鉴定,其实老百姓并不愿意去鉴定,他们认为医疗事故鉴定机构和医院同穿一条裤子,不可能给他们公正的说法;他们也不愿意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认为程序长,费用大,往往一个官司就是一年时间。因此,他们经常选择直接到医院。其实,协调是个有效途径,关键是医患双方的矛盾谁来协调?卫生行政部门是管医院的,但管不了患者,由他们来协调显然不行。司法介入是个方法,但也很不现实,我曾经与法院沟通过,问他们能否用人民调解员的身份提前介入呢?法院说很困难,调解成功了还好,万一调解失败,法院也会成为被告。
  那么,患者的希望究竟在哪里?很多研究医疗的专家都认为,一靠整个医疗过程的规范,二靠政府部门把管理权和经营权完全分离,要从对医院负责转变为对患者负责,由管理型政府转变为服务型政府

相关内容
医院短斤缺两该找谁 医疗消费能否找到公平秤,2014-04-16 14:25:15.
/yuelanshi/457.html
更新日期:2014-04-16 14:25:15
医院短斤缺两该找谁 医疗消费能否找到公平秤
艾滋病职业暴露列入职业病 可享工伤保险等待遇
莫让“中医抗癌”变了形
血荒背后的几个为什么
我们的身体为何有瑕疵
医生“无能”,病人无知
「卫生医疗体系优先级制定」之研究
《孕前保健服务工作规范(试行)》
被忽视的丙肝
迪豆痘速消含有氯霉素被责令暂停销售
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
转基因食品有益但需安全评估
不吐不快:医生莫当“铁路警察”
2002美国医疗卫生大事纵览
中国护理事业发展规划纲要(2005―2010年)
快速突破论文(Fast Breaking Paper) -- 感染 Alzheimer 氏病时显现的生物标志
浙江大学理学/医学双博士(Ph.D. & M.D.)学位招生
《血铅临床检验技术规范》
Bridgetech 和 Biofield 携手中国推出乳腺癌检测系统
渐进式变迁――美英两国药品政府规制的百年演进
断离了7小时断舌复活手术在福州总医院获得成功
上气道压力测定综合术前评估手段提高鼾症手术成功率
香港报告戴隐形眼镜患微生物性角膜炎
正中神经隧道症候群徒有双手使无力
安徽省立医院完成后路微创椎体血管瘤骨水泥成型术
使用SSRI和SNRI的儿童和青少年自杀行为增加
有过性行为女性要定期做子宫颈抹片
台州医院举办《临床路径与质量管理》高级研讨班
2%至4%人口患有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症候群
全球精神卫生资源仍然不足
    热点推荐:
  • 医院短斤缺两该找谁 医疗消费能否找到公平秤
  • 艾滋病职业暴露列入职业病 可享工伤保险等待遇
  • 莫让“中医抗癌”变了形
  • 血荒背后的几个为什么
  • 我们的身体为何有瑕疵
  • 医生“无能”,病人无知
  • 「卫生医疗体系优先级制定」之研究
  • 《孕前保健服务工作规范(试行)》
  • 被忽视的丙肝
  • 迪豆痘速消含有氯霉素被责令暂停销售
  • 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
  • 转基因食品有益但需安全评估
  • 不吐不快:医生莫当“铁路警察”
  • 2002美国医疗卫生大事纵览
  • 中国护理事业发展规划纲要(2005―2010年)
  • 病者有其药
  • 诺贝尔奖简介
  • 世界艾滋病日
  • 生命进化是否可理解为基因进化?
  • 为我国中医药业进一言
  • 中医的“系统”是一个未经实证也难以否证的系统
  • 伟大的发明-----宫刑
  • 西罗莫司释放冠状动脉支架提高患者存活率
  • 雷洛昔芬预防轻度认知损害
  • 从童子尿煮蛋流行谈起
  • 美国黑人比白人早死5年
  • 没管好食品含盐量FDA被起诉
  • 远端保护装置对心脏病发作病人无益
  • 没管好食品含盐量FDA被起诉
  • 中草药没有副作用吗? 谈“中国草药肾病变”
  •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龙胆泻肝丸导致肾损害采访手记
  • 龙胆泻肝丸――清火良药还是“致病”根源?
  • 脊髓神经电刺激术可有效改善神经性疼痛
  • 打破“壮阳”、“补肾”神话
  • 大多数癌症幸存者重新工作
  • 我想问问包皮过长的哥们几天清洗一次?
  • 保健胶囊竟卖作抗癌药
  • 请看中国官方媒体科技日报是如何编造抗癌新药的假科技新闻
  • Barrett食管病人中发生腺癌的危险性
  • 性可以成瘾
  • 绝经后激素疗法有争议
  • 乳腺癌疫苗就要临床试验了
  • 社区获得性肺炎,治疗首选青霉素?
  • 黑龙江省医院采用双亲献皮植皮手术治愈烫伤患儿
  • 发现非典型肺炎病原体的幕后故事
  • “乙肝”问题的社会学解读
  • 胰岛移植之父保罗・雷思去世
  • 3型糖尿病离谱吗?
  • 有关HIV传播的17个问题
  • 胰岛移植之父保罗・雷思去世
  • 肥胖通过GPR40受体引起糖尿病
  • 中草药没有副作用吗? 谈“中国草药肾病变”
  • 高耀洁:欲罢不能
  • 排毒养颜,还有许多话要说
  • 一罕见木村病患者在福州总医院获救
  • VX-680治疗白血病临床研究启动
  • 干细胞研究讲稿
  • 慈济医院为九岁半男童脐带血干细胞移植成功
  • ANCA在相关性疾病中检测的意义
  • ENBREL使牛皮癣患者的病情迅速改善
  • 中草药治疗慢性乙型肝炎随机对照试验的系统评述
  • Cardiac Science公司自动体外除颤器获中国批准
  • 从百赛诺看国内的乙肝药物研究
  • 长期服用排毒养颜胶囊会导致便秘
  • 艾滋病拯救得了中医吗?
  • 虚假乙肝广告,还要走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