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捌号楼
 
Web www.med8th.com
首页 | 医疗资讯 | 人与医学 | 阅览室 | 诺贝尔奖 | 专业资源 | 院士录 | 中医
医学捌号楼・皮肤科・

巫医与西潮


管理员  | 2013-08-05 12:54:51

 新夷说 (代序)

    略 

    引子――巫医与西潮 

  中国的医学史,并不是什麽真的「医学」史,而是一笔道道地地的「巫医」史。

  换句话说,不太客气的说,中国历史上,根本没有真正的「医学」。

  中国传统上关於「医」的记载,最早的是神农、黄帝等的假历史,後来年代较近,产生了所谓「医」的始祖「彭」与「咸」,就是屈原所谓的「吴将从彭咸之所居」的「彭」与「咸」。

  所谓彭咸,根本统统是「巫医」。我们查查古书,很容易就看到:

  「世本」:「巫彭作医。」(「山海经」海内经注引)

   「吕览」:「巫彭作医。」(「勿穷」)

   「说文」:「占者巫彭初作医。」

   「世本」:「巫咸初作医。」 (「玉海」六三引)

   「世本」:「巫咸尧臣,以鸿术为帝尧之医。」

   「大荒西经」:「有灵山:巫咸巫即巫盼巫彭巫姑巫真巫礼巫抵巫谢巫罗,十巫从此升降,百药爰在。」

   「海内西经」:「巫彭巫抵巫阳巫履巫凡巫相,夹*窳之尸皆操不死之药以距之。」

可见「巫」和「医」两者,根本就是不分家的。换句话说,中国古代的所谓「医」,根本就是神医、就是「巫」、就是「迷信」的另一个名字!

  「巫彭」与「巫咸」是殷商时代的人物。从这两个所谓鼻祖以下,中国历代都有所谓新一代――进化的、改良的一代――人物出现,都据说是愈来愈不「巫」了,愈来愈「医」了,其实都是扯淡!他们不论怎麽改来改去,不论是什麽「华陀再世」「歧伯复生」都统统属於万世一系的巫医系统。这个系统,直延伸到中华民国五十四年的所谓「中医学院」,还没有断子绝孙,还是整年有数不尽的小「华陀」小「歧伯」出现,出现在这个可怜的国家,祸害这个可怜的民族,使他们吃树根草药、吞虫屎黑汤。

  但是,这个世界究竟不完全是「中华帝国」的世界,这个世界上毕竟还有进步的国家,有不吃树根草药、不吞虫屎黑汤的民族,他们的进步与扩张,终於慢慢挤进了巫医成群的东方古国,并且使十七世纪的中国康熙皇帝,首先咽下了治疗疟疾的苦药丸。

  中国的「御医」们治不好皇帝的疟疾病,这只是一个在西方医生面前失败的开始;而西方医生们此後的努力,也因这个事件而形成一个转泪。从此以後,西化医学的开始进口,也就愈来愈顺利了。

  西元一八○五年,英国东印度公司的外科医生皮尔逊(Alexander Pearson),进口了种牛痘的法子,使中国人开始少了一些麻哥;十五年後(一八二○),这个公司的又一个外科医生李温斯敦(LivingStone),与第一个基督教传教士马礼逊(Robert Morrison),进口了一家施药局,为中国人治疗了一些病痛;再过了七年(一八二七),还是这个公司的医生郭雷枢(T.R.Colledge)比较大规模的进口了医疗的工作,为中国人拓开了不少医学上的眼光。 这个郭雷枢医生,是最能了解治病有助於传教的人,所以他乾脆发表了一篇论文――「对用医生来在中国传教的提议」(Suggestions with Regard to Employing Medical Practitioners as Missionaries to China),这个提议,很受西方人的重视。到了一八三四年,终於第一个传教医生(missionary doctor)和中国人见面了,他,不是别人,就是中国第一个西方医钮、广州「博济医院」(Canton Hospital)的创办人――伯驾(Peter Parker)医生。

  在伯驾医生创办「博济医院」整整半个世纪後的第一年(一八八六),一个不到二十岁的中国青年人走近这个医院,开始努力学做一个西化的医生,他,不是别人,就是孙逸仙。

  孙逸仙在这个医院里,曾经学会了一句开玩笑的禅话,叫做「有而不有,不有而有」。当他用这句禅话来向同学开玩笑的时候,他绝没想到,他此後的生涯,竟是应了这八个字的偈语:――花了前後六年的日子去学医,最後又把它抛弃,这不正正是「有而不有」吗?本来认为中国的「膏肓之病」不能除去,而要「匿迹於医术」,最後又重拾素愿,「致力国民革命」,使「中华帝国」变成「中华民国」,这不正正是「不有而有」吗?

  「西医与革命」,它不该只是一本历史,而该兼有一种思想指南的身分。它告诉人们一个「有而不有」的具体例子,又给人们一个「不有而有」的明显希望。读了这本书的人,应该把它当作一支指针,在西化的浩荡潮流里,随时校正它的导向。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巫医与西潮
/yiliaozixun/zhongyi/361.html
更新日期:2013-08-05 12:54:51
错误的认识糖尿病
肝病患者如何饮食对肝脏健康有保证?
肥胖宝宝需要进行特殊的体检项目
急诊孕妇隐瞒艾滋病史情有可原
烤瓷牙真的不安全吗?
探究细菌的和谐环境
第1期·基因番茄抗乙肝?
人人都可以参与维权
脱衣胸透不构成侵权医院人文关怀应加强
我为什么要研究性
上气道压力测定综合术前评估手段提高鼾症手术成功率
台消基会解析市售防晒产品成份
乙肝病毒携带者就业权的法律保护
重庆儿童医院关注白血病儿童
《营养》杂志撤销一篇补品论文
公共卫生就是人人都讲卫生吗?
人权医生呼吁利比亚释放五名保加利亚护士
朱广迎主编的《放射肿瘤学》第1版第五次印刷
中医的“系统”是一个未经实证也难以否证的系统
中草药没有副作用吗? 谈“中国草药肾病变”
请看中国官方媒体科技日报是如何编造抗癌新药的假科技新闻
社区获得性肺炎,治疗首选青霉素?
胰岛移植之父保罗・雷思去世
排毒养颜,还有许多话要说
慈济医院为九岁半男童脐带血干细胞移植成功
中草药治疗慢性乙型肝炎随机对照试验的系统评述
糖尿病人饭后有八“戒”
肝源性糖尿病的治疗
违宪审查书:维护乙肝病毒携带者平等权益
万络遭心脏病发作病人起诉
“伟哥”变身成为治疗早期肺动脉高血压
我国学者在艾滋病患者房水中首次找到HIV病毒载量
“乙肝歧视”所引发的人权思考
为何耳鼻喉科医生频繁受害
浙江大学理学/医学双博士(Ph.D. & M.D.)学位招生
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引入胃内水球治疗肥胖症
2006年1月1日起南京地区医院间医学检查检验结果互认
一位医生的从业感言
招聘公务员体检标准增加DNA检测是乙肝歧视的升级!
医大盛京医院成功开展3D腹腔镜手术
脂肪肝的早期干预
雪兰诺公司警告米托蒽醌的心脏毒性和继发性白血病危险
世界卫生组织“2005十大健康问题”
谁来禁止公共场所吸烟?
诺华公司警告二膦酸盐致颚骨坏死
举例说明怎样临床应用循证医学
提前睡眠综合症源于基因突变
美国去年有27000人接受器官移植
我院眼科成功完成高难度“翼状胬肉切除联合羊膜移植术”
《孕前保健服务工作规范(试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