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捌号楼
 
Web www.med8th.com
首页 | 医疗资讯 | 人与医学 | 阅览室 | 诺贝尔奖 | 专业资源 | 院士录 | 中医
医学捌号楼・皮肤科・

“赤脚医生”小史


管理员  | 2013-08-04 12:05:39

一九六五年六月二十六日,老人家在跟他的御医谈话时谈到了城市和农村的医疗卫生工作,针对当时农村医疗卫生工作极差的状况,他把卫生部称为“城市老爷卫生部”,认为读书读多了没有用,指出应当“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这次谈话经整理发表后,被称为“六。二六指示”。(顺便说一句:听旨的这位御医,好像就是那位曾在网上风行一时、跑到外国恶毒攻击老人家的那位李什么大夫。)

  “六二六指示”发表后不久,普及农村医疗卫生的工作在全国展开。当时较大的动作有:在全国各县成立人民医院,在公社一级成立卫生院,大量聚集在城市的医疗卫生人员被下放到这两级医疗卫生单位,并且经常组织巡回医疗队到农村进行巡回医疗和普及卫生知识。大城市里的一些医学专业和农林专业的学校被迁往较小的县城,或者在县城成立半工半读的卫生学校和农业学校。这一年,在普及和推广农村医疗卫生教育工作方面,成绩是巨大的。

  文革开始后,这些工作受到冲击,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们受到批斗,被送到“五七干校”劳动改造。从六六年到六九年这两年多的时间,主要是解放军的巡回医疗队在积极地活动,地方上的巡回医疗队也有不少,但他们主要是去接受再教育的,捎带着给贫下中农看看病。

  九大以后,开始在农村实行“合作医疗”制度。所谓合作医疗,说穿了,就跟现在在城市里搞的医疗保险差不多:从每个社员的收入中扣留一部分,作为生产队的合作医疗基金,然后,平时看个小病就不用交钱了。这个合作医疗制度,需要大量的医务人员,显然,当时是不可能有这么多的医务人员的。于是乎,就让各生产队推荐一两名根正苗红的贫下中农子女(大多是回乡青年),送到县或公社的卫生院进行短期培训(大约是一两个月),然后领一个药箱,回到生产队,就当起了“卫生员”。这些卫生员跟普通社员一样,记工分,平时没事时也要参加生产劳动,同时上级卫生部门有什么的新精神,也通知他们去学习和贯彻。用这种方法,弥补了农村缺少医务人员的空白,方便了贫下中农平时看病抓药,而且也不怎么增加国家和公社的经济负担。贫下中农把这种“卫生员”称为“赤脚医生”。到一九七四年,全国农村的“赤脚医生”队伍,大约有上百万之多。

  为了降低医疗成本,很多农村的赤脚医生都是土洋结合,即一方面从公社卫生院买一小部分药品,另一方面自己采集中草药,并且都经过针灸的培训,只用几根干针,就能治不少病。平时社员有个头痛脑热的,到赤脚医生这儿抓几付中草药或者扎几针干针就打发了,正如当时歌里所唱的:“一根银针治百病”。如果赤脚医生治了不见好,那就只有送公社卫生院或者县医院。这时候社员就要花些钱了,一般都是由生产队垫付,然后年终从社员工分里扣除。同时生产队的合作医疗基金也承担一部分。

  现在回头来看,农村搞这种合作医疗制度还是很有些可取之处的。可是为什么文革之后却实行不下去了呢?据俺所知,有这样一些原因:首先是土地承包后,工分制没有了,原来是每年年终算工分的时候,不由分说就扣下来的钱,现在没处扣了。如果上门去收钱,那可就难了。贫下中农们也在算帐:生产队里那个赤脚医生,也就是会扎几下干针,真有个什么大病,还得跑县医院,所以交钱的积极性也就不高。其次,赤脚医生本人本来是每天记固定工分的,现在一承包,他也要承包土地,否则没人给他发工资。所以现在你让他再背着个药箱到处跑,他也没有积极性。第三,赤脚医生因为专业知识太少,而农村患病者五花八门,什么科都有,一个赤脚医生也确实难以胜任。赤脚医生用来治病的主要手段例如针灸,其疗效十分有限并可疑。

  由于文革时期的宣传功夫很到家,把赤脚医生唱得神乎其神,以至于现在网上还有些年轻网友以为文革时贫下中农看病不要钱,其实不是这么回事。但是,俺认为,老人家说“把医疗卫生的重点放到农村去”,这个方向和立场俺是完全拥护的。不管怎么说,在当时那种条件下,合作医疗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普及了农村医疗卫生工作,为广大贫下中农做了一些好事。

  现在的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是什么?看看电线杆上的广告就知道了。性病、减肥、壮阳、补钙--呵呵,这都是什么玩艺儿!俺很久没去过农村了,不知道贫下中农们现在喜欢得什么病,不过现在看病很费钱,这是不用去农村也可以知道的。如果说城市居民现在有了医疗保险制度(当然还很不健全),那么农村就更应该推广医疗保险制度,而且要实打实的,要有正儿八经的医院和医生,不要搞江湖郎中骗贫下中农,也不要再搞赤脚医生穷对付――这不是说当年搞赤脚医生不对,而是说现在国家应该有条件比当年搞得更好,如果搞不好,那一定是政策有问题。“城市老爷卫生部”这个帽子,恐怕还得戴上。

  以上是俺对“赤脚医生”的一点回顾,可能有不准确的地方,欢迎补充和批评。

  附: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电影《红雨》主题歌
  《赤脚医生向阳花》

  赤脚医生向阳花
  贫下中农人人夸
  一根银针治百病
  一颗红心暖千家

  出诊愿翻千层岭
  采药敢登万丈崖
  迎着斗争风和雨
  革命路上铺彩霞

  赤脚医生向阳花
  广阔天地把根扎
  千朵万朵红似火
  贫下中农人人夸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赤脚医生”小史
/yiliaozixun/yiliaobaoxian/360.html
更新日期:2013-08-04 12:05:39
错误的认识糖尿病
妇女反复肠胃不适警惕卵巢癌
艾滋村不是动物园——一位NGO工作者的呼吁
说“瘾”,兼谈“嗜网如命”
《上海市基本医疗保险和工伤保险药品目录(2005年版)》――9调节免疫功能药
治癌神话是如何打造的
上海仁济医院为85岁老翁开颅切除脑膜瘤
争取病人权利
以宪法还他们平等
中国建立医师责任保险制度初探
台湾烟品市场开放后青少年吸烟率日渐增加
汕头市中心医院开展环孢霉素A、FK506治疗药物浓度监测
注射的滥用、危险与安全措施
世卫组织报告呼吁采取新的方法以拯救母亲和儿童的生命
中医的“系统”是一个未经实证也难以否证的系统
雷洛昔芬预防轻度认知损害
中草药没有副作用吗? 谈“中国草药肾病变”
Barrett食管病人中发生腺癌的危险性
黑龙江省医院采用双亲献皮植皮手术治愈烫伤患儿
有关HIV传播的17个问题
肥胖通过GPR40受体引起糖尿病
高耀洁:欲罢不能
干细胞研究讲稿
艾滋病拯救得了中医吗?
使用SSRI和SNRI的儿童和青少年自杀行为增加
非典型畸胎样/横纹肌样瘤在大龄儿童中疗效良好
儿童气促及哮喘诊断和治疗
小儿肝病
艾滋病职业暴露列入职业病 可享工伤保险等待遇
男性环割包皮能否预防艾滋病有待研究
“乙肝歧视”所引发的人权思考
不吐不快:医生莫当“铁路警察”
药物责任与消费者保护
Thomson Pharma走进药物所 Wiley InterScience推出漫游功能
浙江大学理学/医学双博士(Ph.D. & M.D.)学位招生
2006年1月1日起南京地区医院间医学检查检验结果互认
我该怎么办--龙胆泻肝丸致肾损害采访手记
慢性丙型肝炎合并脂肪肝
安徽省立医院完成后路微创椎体血管瘤骨水泥成型术
台州医院举办《临床路径与质量管理》高级研讨班
黑龙江省医院应用眼轮匝肌颞部皮瓣修复鼻翼皮肤缺损
义大医院止鼾牙套治疗睡眠呼吸中止症 成效斐然
省首届食品安全论坛在渤海大学举行
反叛,为了人的价值──“无国界医生”组织的原则和理念
整牙医生易患腰背疼
现代汽车与Soccer for Hope联手为儿科肿瘤研究募款
世诺*瑞金眼科中心向交警发放偏光太阳镜
英国350种食品中发现致癌染料
一个乙型肝炎带菌者的表白
朝阳市每年将减少百余唐氏患儿的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