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捌号楼
 
Web www.med8th.com
首页 | 医疗资讯 | 人与医学 | 阅览室 | 诺贝尔奖 | 专业资源 | 院士录 | 中医
医学捌号楼・皮肤科・

中医存废困境:西医改造中医将致中医灭亡


管理员  | 2013-09-29 21:28:14

 在“韩国拟将中医改韩医申报世界遗产”的时候,些中国人却堂而皇之地亮出了“取消中医”的呼吁,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我对卫生部发言人的言论并不满意,但我基本同意他对此的评价,一是无知,二是抹杀”正在外地出差的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研究员贾谦在电话中说。此话针对的是近日网络上流行的“告别中医中药”、“促使中医中药退出国家医疗体制”等观点。

  广西中医学院经典中医临床研究所首席教授刘力红在接受《瞭望》新闻周刊采访时说,他对此事略有耳闻,知道得并不详细。但“观点的提出不是简单的牢骚,而是以一些现象为依据。那么,在当中医形势表面看来一派好、非常热闹的背景下,这也促使大家思索、反思中医的问题。”刘力红是《思考中医》一书的作者,该书曾在2003年带动了一股中医文化热潮。

  长期研究中医药发展战略的贾谦,用“中医已经危在旦夕”表达自己对这类主张在网络上流传的感受。

  网上签名“告别中医”由来

  此事当从张功耀说起。《瞭望》新闻周刊从中南大学校办了解到,张功耀是该校政治学与行政管理学院教授。几经周折,本刊最终未能联系到他本人。

  综合张功耀在自己博客上贴出的文章,今年4月发表在《医学与哲学》杂志上的《告别中医中药》一文,可以被看作最初的导火索。在这篇文章中,张功耀称“以文化进步的名义、以科学的名义、以维护生物样性的名义、以人道的名义,我们有充分的理由告别中医中药。”

  该文一出,旋即在中医圈内引发争议。此后,张功耀陆续在博客上发表文章《告别中医中药比破除迷信容易》《中医诸“优势”辨析》《向中医的护医使者们提八问题》等文章,并在6月10日的《给全国网络读者的公开信》中说:“这篇近乎宣言书式的檄文(指《告别中医中药》),最大的成功之处就在于,它终于打破了‘中医神圣不可侵犯’的神话!经过热心而勇敢的读者转帖,和与中医护医派人士之间的短兵相接的舌战,这篇文章就像‘共产主义的幽灵’那样在中华大地上徘徊。”他又断言,“不出20年,中医中药就将退出科学的殿堂,回到它原来的起点。”

  其后他又撰写了《“中医科学化”失败的原因分析》《“中医内部改良”何以失败?》《再论告别中医中药》《从实践的角度看中医中药》《中医药“国际化热”的冷思考》等文章,大多被“医学捌号楼”等专业网站转载。

  同时,中医界内的反击也不时出现。在“中国中医药论坛”上,多篇“倒张”文章被红色标注,引人阅读;一些“挺张”言论则遭到屏蔽。即便是在张功耀博客的留言板上,也大多为否定言辞,还有人指责反击文章被张功耀删除。

  值得一提的是,反驳言论多为情绪化语言。这也促使张功耀在其《横眉冷对千夫指,昂首迈向百里程》的文章中说:“从我国‘护医派’人士的近期作为看,他们保守中医中药的能力,远不如1929年进京请愿的‘护医六杰’。”他由此感慨:“也许,中医中药连‘百里程’的未来都没有了。”

  《瞭望》新闻周刊就此询问贾谦、刘力红时,他们认为张功耀的言论不值得辩论。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张超中博士坦言,《告别中医中药》等文章没有理论体系,而“没有系统理论的‘流行’只是一种‘情绪’泡沫”。

  10月10日,这一基本局限在网络和医药圈内的事件,开始在大众媒体上传播。起因为三天前张功耀和一位署名“美国康复科医生王澄”的人,起草并发布“关于征集促使中医中药退出国家医疗体制签名的公告”。

  联系两天前媒体披露韩国继成功将“端午祭”申报为世界文化遗产后,拟将“中医”改为“韩医”申报世界遗产的消息,人们对传统复兴和民族自尊的热议使该话题升温。

相关内容
中医存废困境:西医改造中医将致中医灭亡
/yiliaozixun/shipinyingyang/400.html
更新日期:2013-09-29 21:28:14
糖尿病易拉肚子
中医药物如何治疗高血压使其降压
外来医械的“死角”
烤瓷牙真的不安全吗?
美国健康经济学研究的发展
探究细菌的和谐环境
SFDA临床实验机构认证中心华西医院检查验收
浅论疾病和它的易感人群(从艾滋病和同性恋谈起)
中国公众营养论坛呼吁加强全民营养健康教育
治癌神话是如何打造的
台湾烟品市场开放后青少年吸烟率日渐增加
2005年最重要的10个卫生问题和最受忽视的10个卫生问题
Rosetta Biosoftware公司和Ingenuity Systems公司将提供Rosetta Resolver系统与Ingenuity Pathways Analysis系统间的互用性能
朱广迎主编的《放射肿瘤学》第1版第五次印刷
汕头市中心医院开展环孢霉素A、FK506治疗药物浓度监测
浙医二院眼科中心成功破解“黄斑水肿”
申城全面推广循证医学诊疗模式
靠毛泽东思想治好精神病
雷洛昔芬预防轻度认知损害
远端保护装置对心脏病发作病人无益
中草药没有副作用吗? 谈“中国草药肾病变”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龙胆泻肝丸导致肾损害采访手记
VX-680治疗白血病临床研究启动
ENBREL使牛皮癣患者的病情迅速改善
中草药治疗慢性乙型肝炎随机对照试验的系统评述
肝源性糖尿病的治疗
男性环割包皮能否预防艾滋病有待研究
强烈呼吁取消目前的职称制度!
质疑安利营养品是个骗局
浙江大学理学/医学双博士(Ph.D. & M.D.)学位招生
2006年国家级继续医学教育基地项目
2006年1月1日起南京地区医院间医学检查检验结果互认
2002美国医疗卫生大事纵览
中国尚存大量健康贫困问题 近1亿人没有医疗服务
Wonca强调家庭医生治疗呼吸系统疾病患者的全球中心任务
“赤脚医生”小史
山东省立医院引进全数字乳腺癌检查系统
省首届食品安全论坛在渤海大学举行
我们的宪法权利――透视乙肝歧视第一案之一
苏州第一医院举办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病友联谊会
爱思唯尔宣布其临床医疗信息将融入中国电子病历
中国药业政府管制制度形成障碍的分析
美国去年有27000人接受器官移植
慢性鼻窦炎要去看过敏症专科
中国女性的避孕史
排毒养颜胶囊欲盖弥彰
一个乙型肝炎带菌者的表白
H7N9未被阻断人或被感染
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
中国护理事业发展规划纲要(2005―201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