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捌号楼
 
Web www.med8th.com
首页 | 医疗资讯 | 人与医学 | 阅览室 | 诺贝尔奖 | 专业资源 | 院士录 | 中医
医学捌号楼・口腔科・

烤瓷牙真的不安全吗?


管理员  | 2014-12-16 20:42:50

   安装过镍铬烤瓷牙的庞大人口基数,以及一份来自海外的病例报告,最终酿成了这场各说各话的纠纷

  本刊特约撰稿/李姗姗
  5月8日上午10时,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防控甲型H1N1流感的措施。结果,有记者在这一发布会上提出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前一段时间公众质疑镍铬烤瓷牙可能会伤肾,对这个问题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怎么看?
  新闻发言人颜江瑛对这一问题作了解答,并总结初步评估结论:“镍铬烤瓷合金是国际通用的口腔修复材料之一,目前尚未发现安全性问题。卫生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至今也尚未收到使用镍铬合金烤瓷牙引起的‘肾病’报告,但极个别患者使用镍铬合金烤瓷牙可能会出现一些过敏表现,一般到医疗机构检查、处置后不会导致伤害。”
  这则发言被一些报道称为能让烤瓷牙问题“尘埃落定”的政府回复。但事实上,这一发言所披露的有效信息,并不比此前政府相关部门所公布的更多。
  一条帖子引起轩然大波
  镍铬烤瓷牙导致肾病的例子,最初发生在美国。1985年,内科医生富兰克林(Franklin G. Strauss)和牙医艾格雷斯通(David W. Eggleston)在医学杂志《美国肾病杂志》上发表了一篇病例报告,记录了自己的一位女患者在安装镍铬烤瓷牙后发生肾病,烤瓷牙卸除后,肾病痊愈。
  2008年10月24日,这篇病例报告的摘要被放到了互联网上。很快,一位受慢性肾炎困扰许久的中国患者看到了这份病例报告。那一刻,他觉得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病因——2004、2005年装过的两颗烤瓷牙。
  2009年2月,这位网名为“人民需要_真相”的网友刘先生在天涯社区发帖“应当禁止镍铬烤瓷牙的使用”。文中,他详述了自己尿蛋白和尿潜血已近4年而查不出病因的经历,谈到了《美国肾病杂志》上的病例报告,谈到了那个因镍铬烤瓷牙造成潜血和尿蛋白的病例,也谈到了自己的烤瓷牙……结尾处,他说:镍铬材质的烤瓷牙在很多国家已禁止使用。
  此后数月,这个话题一再升级,众多号称遇到类似问题的网友先后加入讨论,政府相关部门介入行动。
  数据显示,在中国,大约有3亿多人不同程度地缺牙,而安装一颗烤瓷牙,是很多人的修补方式。正是安装过烤瓷牙的庞大人口基数,令这颗金属含量不到0.6克的镍铬烤瓷牙迅速引起了各方的关注。
  备受质疑的90万分之5
  烤瓷牙医学全名是“烤瓷熔附金属全冠”。制作一颗金属烤瓷牙,需要先由合金制成金属基底,再在合金表面覆盖瓷粉,然后在真空高温烤瓷炉中烧结熔附而成。
  这样做成的一颗烤瓷牙,外冠瓷粉区别不是很大,内冠则分许多种,比如:镍铬合金、钴铬合金、纯钛、金合金,以及最新兴起的以二氧化锆为原料的全瓷牙。针对烤瓷牙的所有质疑也都是围绕其金属内冠而言的——担心烤瓷牙对身体不好,其实是担心烤瓷牙所用内冠金属材料对身体的影响。正因如此,内冠材质也是一颗烤瓷牙售价的决定性因素。目前,镍铬合金为内冠的烤瓷牙售价最便宜,而本次遭到安全性质疑的正是这类烤瓷牙。
  3月18日,国家药监部门召集口腔医学专家,就“部分消费者安装镍铬烤瓷牙后出现不良反应”的问题开会,授权中华口腔医学会调研镍铬烤瓷牙的安全性。3月21日,新华社公布了由国家药监局授权的中华口腔医学会口腔材料专业委员会完成的一份558字的调查报告——《国内主要口腔医学院校镍铬合金烤瓷修复情况调查》。文中调查了四川大学口腔医学院、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等8个“在国内具有重大影响”的口腔修复科的镍铬烤瓷牙病例。调查显示,在过去的20~30年中,这8个单位共做了约90万例镍铬合金烤瓷冠。其中可能引起过敏的有5例(有过敏症状,但未作过敏原检查及进一步明确诊断,经过改用其他材料后,过敏症状消失),未见到导致肾病的病例。;
  其后的媒体报道中,这些报告的内容被浓缩为:“中华口腔医学会称烤瓷牙一般不危害人体。”
  然而,90万分之5的几率并不能打消质疑者的担忧。4月2日,一份3万字的烤瓷牙安全性民间报告出台,其中包含了对55名自诉有不良反应的烤瓷牙使用者的调查访谈。
  有毒还是必需?
  3月23日,在中华口腔医学会的网站上,与90万分之5致敏率的调查报告同时公布的还有一份《烤瓷修复体用镍铬合金的生物安全性》报告。其正文第一句即指出:“镍是人体必需的生命元素,对人体健康有许多有益作用……”然而,患者们说:“看呀,那些专家能信吗?居然说镍是人体必需的!”装了4颗镍铬烤瓷牙的白冰告诉记者:“镍如果是人体必需的元素,那需要多少呢,超标也没关系吗?”他们认为超标的镍像铅、汞一样有毒。
  根据1990年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WHO联合专家委员会的分类,镍是“人体可能必需的微量元素”。不同于“具有潜在毒性”的铅、汞等元素,亦不同于铁、碘、锌等“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作为重金属的镍并非黑白分明的特性令这场关于镍铬牙毒性的争论变得愈加扑朔迷离。
  镍元素的问题很复杂,到了镍铬合金,事情无疑变得更复杂了。即使元素有毒,合金也不一定有毒。通常,合金具有比纯金属更稳定的晶体结构,更坚硬、更耐腐蚀。曾广泛用作补牙材料的银汞合金就是个例子,虽然汞有很强的毒性,但形成银汞合金后,也可以用来作为补牙的材料。
  但合金的特性与配比有很大关系,《烤瓷修复体用镍铬合金的生物安全性》报告即指出:“镍铬合金中含镍量虽然高达80%,但是决定其腐蚀而导致镍释放量的并非镍含量,而是铬含量。”“含有20%以上的铬和4%以上的钼的镍铬合金具有优异的耐腐蚀性。当铬元素的含量低于15%时,合金在口腔环境中耐腐蚀性很差,可导致明显的副作用。”
  而白冰向记者表示:“调查报告中只调查了正规三甲医院的镍铬牙使用者。可是那些小诊所呢,谁能保证他们的合金比例?”而且,“很多大医院也不给出烤瓷牙的成分卡。”
  致肾病的质疑
  除了金属是否会析出的疑惑,析出的金属离子会否、以及会如何被吸收?被吸收的镍元素是否会致肾病?这是争论的另一个焦点。
  金属对人体的危害,与其接触人体的方式有关。与消费者的日常经验不同,口腔粘膜对金属离子吸收的能力要低于干燥的皮肤。根据2006年《牙科材料学》杂志上的一篇综述文章《含镍牙科合金的安全性》,“暴露于金属离子危害性最大的途径是静脉内的暴露,例如可能发生在透析或注射药物时。最小的毒性暴露途径是平常的口腔内摄取。”而安装在我们口中的牙科材料,“暴露途径主要是摄取”。
  也就是说,如果有镍元素被溶出,其主要危害并非被粘膜吸收导致接触过敏,而是被吞下肚。美国俄勒冈医科大学的Park博士发表于1983年的一项实验显示:即使全口戴着镍铬合金材质的牙套,在体外模拟情况下,每天也只能溶出40微克镍,这个水平,比我们在日常饮食中正常摄入的镍(100~600微克)还低。
  如此看来,似乎只要少吃些富含镍元素的巧克力、果仁、干豆和谷类,便可以弥补镍铬烤瓷牙所带来的镍摄入。是这样吗?这个说法同样不确切,因为镍在人体中的代谢情况跟不同的摄取方式有关。资料显示,饮水时摄入的镍接近1/4在肠道内吸收后由肾排出,而食物中摄取的镍只有1%是通过这样的途径排出。
  针对前述刘先生的症状,“中毒性肾病”研究专家方国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慢性长期接触肾毒物质的确可能引起中毒性肾病。但“尿中检出蛋白或血的原因很多,究竟是什么原因引起需要检查鉴定”。
  对致敏性和致肾病之间可能的关系,方国祥说:“能够引起肾脏病的原因很多,过敏也是引起肾脏病的原因之一,例如过敏性紫癜引起的肾脏病……金属镍的毒性不大,镍化合物的毒性较强,至于在口腔中是否可因长期接触唾液而发生化学反应或溶解则未见报道。”
  在《美国肾病杂志》上的那篇病例报告中,作者提到:科学需要严谨的依据,一个病例不足以下论断,只是供给相关人员参考。
  “规范操作,无潜在危险”
  中华口腔医学会网站还给出了引自2006年《牙科材料学杂志》中的一篇综述文章《含镍牙科合金的安全性》,根据这篇文章所描述,“镍属于一种过敏原,但尚无证据表明患者可以仅仅由于接触含镍的器械或修复体而发生明显的过敏反应。”且从牙科合金中析出的镍量非常少。最后得出结论:“按照操作规程接触含镍的牙科合金,对于患者及牙科相关人员并无潜在危险。”
  对选择这篇论文的理由,中华口腔医学会在编者按中表示:“这篇综述全面总结并报道了近20年的相关研究,有基础的体外实验,也有长期的临床观察结果。对于我们深入认识含镍的牙科合金的生物学特点有重要帮助。”
  事实上,3月17日,在国内著名生物医药学网站丁香园的口腔专业讨论版上,便有人贴出了该篇综述的节译。根据发帖人zhang_ml2006的介绍,选择该论文翻译,是因为:这是“我所查到的此类文献中,发表时间最晚的一篇,基本上反映了口腔医学界在将镍铬合金这样的材料大量应用了41年之后,对其作出的最新评论。”
  论文作者、来自英国伦敦皇家学院Guy's牙科研究院的威尔松(Nairn H.F.Wilson)教授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表示:发表这样一篇综述的动力是为了澄清“对现有文献断章取义式的误解与误读”。
  那么,究竟还该不该继续使用镍铬合金烤瓷牙?威尔松表示:“与镍铬合金相比,贵重金属发生不良反应的风险更小——这个优势非常微小,但已足以使贵重金属材料合金作为首选了。”
  叫停原因:保护加工者和医生
  通常,作为烤瓷牙内冠的镍铬合金中,镍的含量约为73.6%~87.6%,铬的含量为12.4%~26.4%,熔点1455℃,按是否含铍分为两类。
  而镍铬合金中镍和铍对人体的危害最主要的途径是在铸件(内冠的半成品)打磨过程中含镍、铍的灰尘通过呼吸道进入技工或医生体内,引起储积后对部分人群的肝脏、肾脏和心脏都有一定的毒性和致癌危害。
  患者口腔中使用的烤瓷牙,镍对部分人群有过敏反应(贵金属如黄金等腐蚀性较小,但也有贵金属过敏的病例报道)。而金属铬从理论上讲对人体无任何害处。含铍的镍铬合金则对操作这种材料的技工或医生有伤害。
  美国科学事务委员会最近修改了ADA(美国牙医学会)齿科合金的要求,含有铍的合金产品将被拒绝批准上市。
  该协议是对2002年4月一篇题为“预防齿科技工室因铍污染而危及健康”一文的回应。美国职业安全和健康管理局发表了如下观点:在那些操作时接触含铍齿科合金的技师中发生了因铍引起的慢性病病例。凡有制作或打磨含铍工件的齿科技工室和齿科办公室,建议通过系统的工程设计操作设施和其他控制措施来保护操作者免受铍的侵害。
  国外齿科产品厂家继续在生产镍铬合金,德国一家齿科公司对使用某种镍和铬含量分别为65%和22.5%的镍铬合金的牙科,用金属细胞毒素潜在性的测试表明:该合金并未显示细胞毒素的潜在性。
  2009年初,网名为“人民需要_真相”的刘先生已经摘掉了自己的两颗镍铬烤瓷牙。据报道,他的尿镍含量在摘除后的第一个月有了大幅降低,但到了第三个月,又升高了——目前还没人能对此给出清楚的解释。
  白冰目前刚把口中的4颗镍铬内冠烤瓷牙换成了黄金内冠的烤瓷牙,因为时间短,尚未检查体内的镍含量有没有降下来。
  “镍铬烤瓷牙用了这么多年,没出过大问题;而用最新的材料对身体就一定有益吗?医学界也并不认可,因为一个材料的优缺点要经过数十年的考验。”一位牙科医生如此向《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总结说。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烤瓷牙真的不安全吗?,2014-12-16 20:42:50.
/yiliaozixun/kouqiangke/534.html
更新日期:2014-12-16 20:42:50
烤瓷牙真的不安全吗?
“艾滋女事件”折射社会歧视
面对艾滋病:要人权还是要知识产权?
美国健康经济学研究的发展
近代中医医生的负面形象及其影响
谨请不要为冬虫夏草的“神秘”盲目买单
手术直播 暴露病人隐私?
是药三分毒:药物安全不能忽视
艾滋村不是动物园——一位NGO工作者的呼吁
“超级病菌”比艾滋病可怕
思想创新是医学发展的生命
药商造药,也造疾病
医学越发展人情味越丧失 白大褂温情远去
实习观摩暴露隐私? 反思医院伦理
再提真话英雄蒋彦永
探究细菌的和谐环境
假如我是卫生部长
从预防接种不良反应救济机制看我国亟待建立的医疗救济基金
就医者看病是否属于消费
从下到上集体隐瞒疫情
爱知的一生──艾弗伦·胡克博士和她的同性恋研究
性可以成瘾
我的医学生生涯
说“瘾”,兼谈“嗜网如命”
中国医疗在刀山火海里锤炼
这样的工作量规定——医生能不变成魔鬼?
一次调查的思考(一)——关于医生
归有光的《先妣事略》
“克隆人”的恐慌与真相
我们有权选择生死么
    热点推荐:
  • 烤瓷牙真的不安全吗?
  • “艾滋女事件”折射社会歧视
  • 面对艾滋病:要人权还是要知识产权?
  • 美国健康经济学研究的发展
  • 近代中医医生的负面形象及其影响
  • 谨请不要为冬虫夏草的“神秘”盲目买单
  • 手术直播 暴露病人隐私?
  • 是药三分毒:药物安全不能忽视
  • 艾滋村不是动物园——一位NGO工作者的呼吁
  • “超级病菌”比艾滋病可怕
  • 思想创新是医学发展的生命
  • 药商造药,也造疾病
  • 医学越发展人情味越丧失 白大褂温情远去
  • 实习观摩暴露隐私? 反思医院伦理
  • 再提真话英雄蒋彦永
  • 病者有其药
  • 诺贝尔奖简介
  • 世界艾滋病日
  • 生命进化是否可理解为基因进化?
  • 为我国中医药业进一言
  • 中医的“系统”是一个未经实证也难以否证的系统
  • 伟大的发明-----宫刑
  • 西罗莫司释放冠状动脉支架提高患者存活率
  • 雷洛昔芬预防轻度认知损害
  • 从童子尿煮蛋流行谈起
  • 美国黑人比白人早死5年
  • 没管好食品含盐量FDA被起诉
  • 远端保护装置对心脏病发作病人无益
  • 没管好食品含盐量FDA被起诉
  • 中草药没有副作用吗? 谈“中国草药肾病变”
  •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龙胆泻肝丸导致肾损害采访手记
  • 龙胆泻肝丸――清火良药还是“致病”根源?
  • 脊髓神经电刺激术可有效改善神经性疼痛
  • 打破“壮阳”、“补肾”神话
  • 大多数癌症幸存者重新工作
  • 我想问问包皮过长的哥们几天清洗一次?
  • 保健胶囊竟卖作抗癌药
  • 请看中国官方媒体科技日报是如何编造抗癌新药的假科技新闻
  • Barrett食管病人中发生腺癌的危险性
  • 性可以成瘾
  • 绝经后激素疗法有争议
  • 乳腺癌疫苗就要临床试验了
  • 社区获得性肺炎,治疗首选青霉素?
  • 黑龙江省医院采用双亲献皮植皮手术治愈烫伤患儿
  • 发现非典型肺炎病原体的幕后故事
  • “乙肝”问题的社会学解读
  • 胰岛移植之父保罗・雷思去世
  • 3型糖尿病离谱吗?
  • 有关HIV传播的17个问题
  • 胰岛移植之父保罗・雷思去世
  • 肥胖通过GPR40受体引起糖尿病
  • 中草药没有副作用吗? 谈“中国草药肾病变”
  • 高耀洁:欲罢不能
  • 排毒养颜,还有许多话要说
  • 一罕见木村病患者在福州总医院获救
  • VX-680治疗白血病临床研究启动
  • 干细胞研究讲稿
  • 慈济医院为九岁半男童脐带血干细胞移植成功
  • ANCA在相关性疾病中检测的意义
  • ENBREL使牛皮癣患者的病情迅速改善
  • 中草药治疗慢性乙型肝炎随机对照试验的系统评述
  • Cardiac Science公司自动体外除颤器获中国批准
  • 从百赛诺看国内的乙肝药物研究
  • 长期服用排毒养颜胶囊会导致便秘
  • 艾滋病拯救得了中医吗?
  • 虚假乙肝广告,还要走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