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捌号楼
 
Web www.med8th.com
首页 | 医疗资讯 | 人与医学 | 阅览室 | 诺贝尔奖 | 专业资源 | 院士录 | 中医
医学捌号楼・皮肤科・

论台湾公卫体系废功 如何防煞


管理员  | 2013-04-11 14:38:30

全球化下窜起的新兴传染病SARS侵袭台湾,已有多位病患失去生命,更有医疗人员鞠躬尽瘁;此外,我们也看到社会大众人心惶惶,有地方首长带头封路,不准SARS病人进入辖区;废弃物处理所不接受SARS医疗废弃物;殡葬业者不愿承接SARS死者丧葬工作;社区民众抗议SARS特别门诊的设立等骇人听闻的社会乱象。

SARS是一个公共卫生问题,它的防治是一项公共卫生工作。上述医院及社会乱象均起源於我国公共卫生体系无法及时做好比医疗还要更前端的、与社会力量结合的、有组织的卫生教育、预防、疫情监测、通报、调查、检验、处理、居家隔离等等大量的防治工作。前端的公共卫生防治工作没作好,末端的医疗工作自然无法井井有条、自然沈重异常;社区民众也因此无所适从,社会因而乱象丛生。

而当前公卫体系无法作好SARS的防治工作,乃因我国政府在过去二十年来早已自废公卫体系的武功。这得从台湾的公共卫生史谈起。

一九五○到一九七○年代,许许多多比SARS 还更险恶的急性、慢性传染病横行台湾,霍乱、痢疾、疟疾、日本脑炎、肺结核、小儿麻痹等等传染病肆虐台湾人民,严重打击台湾的社会经济。当时,公共卫生的主要政策以「基层公共卫生建设优於医疗建设」为最高指导方针,政府在-个乡镇均建立卫生所,归县市卫生局主管,并赋与大量资源及人力。种种传染病防治计划均透过卫生所的公共卫生医师、公共卫生护士及保健员,挨家挨户地接触、拜访,展开卫生教育、预防、监测、通报、调查等等大量的公共卫生工作。这些有系统的公共卫生工作,再加上公卫体系其他部门的全力配合,使得大多数传染病在六○、七○年代即消声匿迹。

但好景不在,一九八○年代,台湾发生一个在公共卫生史上令人扼腕的「大倒退」:政府「公共卫建设优於医疗建设」的政策有了大逆转,它协助、推动卫生所成立群体医疗中心;以卫生所主任为首,卫生所脱胎换骨,从一个负责公共卫生工作的机构转化为以医疗为主、藉由医疗服务的提供赚取利润的机构。於是,基层公共卫生工作变为无法为卫生所制造利润、因而是次要的工作。

政府不仅把公卫体系医疗化,同时也将医疗体系扩大化。随着台湾人囗增加,政府不断鼓励、支助医疗院所的建造,於是大量资本涌进医疗产业,企图在商品化的医疗场域中扩张、累积资本。医事人力也大幅度增加,从八○年代的四万医事人力(包括医生、护士、医技人员等),到二○○○年已急速上升到十七万。而这些增加的医疗机构绝大多数是财团或私人所有;这些私人医疗院所因以利润为主要考量,在此次SARS防疫战中,不仅助力不大,甚至有些因不通报或不收SARS病人而造成防疫的阻力。

相对於医疗机构及人力的扩大化,公共卫生体系的发展却相形侏儒化。一九五○年代以降,公共卫生问题的内容虽有所变化(如慢性病取代多数急性传染病),急待解决的、新、旧公共卫生问题,随着人囗增加及老化,其广度及严重度也同样增加,但政府在公共卫生的投入却没有相应增加。一九八○年代,全国公共卫生人力(包括从事公共卫生工作的医生、护士、药师等医疗人员)仅区区三仟人,而到二 ○○○年,也仅仅增加到五仟人!完全赶不上医事人力的扩充,而我国的公共卫生人力与人囗比,还不到最医疗取向的美国的三分之一!因为政府投入的资源十分微薄,地方公共卫生机构工作人员无法 旧换新或再教育,基层公共卫生工作人员素质无法提升,士气低落。

政府长年推行重医疗轻预防、极为短视的公共卫生政策,最明显呈现在公共卫生经费占全国医疗保健经费的微小比例上。我国二○○一年投入医疗保健的五仟多亿大量资源中,仅有区区三%用在预防性公卫工作上!

我们如何期待一个被废了武功的公卫体系能挥洒自如、能做好防治凶猛的SARS的大量工作?

公共卫生工作,像教育、文化工作一样,是一个长期性的事业,是无法见到立即效果的。因此,国家的领导者必须要有全局的观点、宽宏的视野、及长远的眼光,不可因无立即效果而忽视它、荒废它,不可等到大灾难发生,才紧急补救。这次SARS流行,让我们看到平时不注重公共卫生预防的工作,不将公卫体系补强建立起来,所需付出的惨痛代价:一旦类似SA RS这样的疾病发生,对社会、对经济均造成难以弥补的巨大损失。

为长久计,政府应该痛定思痛,摒弃过去将公共卫生体系医疗化、将医疗体系无限扩大化、私有化、商品化的错误政策,恢复我国公卫体系的武功。如此,方能成功防治SARS以及将来因不可阻挡的全球化浪潮可能带来的其他更多、更险恶的新兴传染病。

(作者为成功大学医学院公共卫生研究所教授兼所长;台湾公共卫生学会常务理事)

相关内容
论台湾公卫体系废功 如何防煞
/yiliaozixun/gonggongweisheng/236.html
更新日期:2013-04-11 14:38:30
急诊孕妇隐瞒艾滋病史情有可原
手术直播 暴露病人隐私?
实习观摩暴露隐私? 反思医院伦理
探究细菌的和谐环境
中国医疗在刀山火海里锤炼
第1期·基因番茄抗乙肝?
人人都可以参与维权
我为什么要研究性
上气道压力测定综合术前评估手段提高鼾症手术成功率
《上海市基本医疗保险和工伤保险药品目录(2005年版)》――9调节免疫功能药
直肠癌病人教育资料上网
易瑞沙被消费者要求禁售
心脏手术先驱碧戈罗医生去世
黑龙江省应对突发化学污染(苯中毒)医疗救治方案
公共卫生就是人人都讲卫生吗?
朱广迎主编的《放射肿瘤学》第1版第五次印刷
上海199家医疗器械经营企业被注销许可证
注射的滥用、危险与安全措施
广西人民医院自体骨重建听骨链手术使少年复聪
重庆医大儿童医院采用脊柱多节段矫正系统治疗脊柱畸形
申城全面推广循证医学诊疗模式
伟大的发明-----宫刑
中草药没有副作用吗? 谈“中国草药肾病变”
龙胆泻肝丸――清火良药还是“致病”根源?
我想问问包皮过长的哥们几天清洗一次?
乳腺癌疫苗就要临床试验了
胰岛移植之父保罗・雷思去世
中草药治疗慢性乙型肝炎随机对照试验的系统评述
肝源性糖尿病的治疗
违宪审查书:维护乙肝病毒携带者平等权益
莫让“中医抗癌”变了形
一论艾滋病的突破
艾滋病强制检测:“健康权”对抗“隐私权”?
药物责任与消费者保护
质疑安利营养品是个骗局
我该怎么办--龙胆泻肝丸致肾损害采访手记
江苏省城乡医疗卫生的不平等性研究
招聘公务员体检标准增加DNA检测是乙肝歧视的升级!
一位上海女医生的良心及代价
世界卫生组织“2005十大健康问题”
爱思唯尔宣布其临床医疗信息将融入中国电子病历
诺华公司警告二膦酸盐致颚骨坏死
现代汽车与Soccer for Hope联手为儿科肿瘤研究募款
多维度家庭治疗创始人里德教授北京讲座
FDA接受TYSABRI®(natalizumab)治疗多发性硬化症的补充生物制品许可申请
三位循证医学的创始人
伟哥可能引发永久性视力损害
心理治疗在精神科领域的应用及相关问题
心脑血管科
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