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捌号楼
 
Web www.med8th.com
首页 | 医疗资讯 | 人与医学 | 阅览室 | 诺贝尔奖 | 专业资源 | 院士录 | 中医
医学捌号楼・皮肤科・

“后SARS时代”的歧视蔓延


管理员  | 2013-04-19 14:54:55

 最近冬季征兵工作,冒出一个不太和谐的报道,即要求曾经是SARS患者的治愈者,不要参加征兵报名。理由是谁知道有没有治愈,有没有潜伏的后遗症呢?并且还拿军队高密度的集体生活来强调万一的危险性。

  谁啊,谁知道呢。这句话的背后潜藏着我们内心对一切不可知事物的不安全感。前不久一位朋友曾问我敢不敢和艾滋病人握手,我说当然可以,艾滋病是绝不会通过握手传播的。但他说,这是尚未攻克的绝症,科学日新月异,万一哪天发现握手也有万分之一的传染可能呢?我记得在当年为艾滋病人遭受的歧视而抗争的美国电影《费城故事》里,扮演律师的丹素・华盛顿也曾这么问他的医生。我是这样回答的,假设有万分之一的几率,第一,不是和我们上街被车撞死的危险差不多吗?第二,和你握手的人也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感染了艾滋病,所以你的问题不是“敢不敢和艾滋病人握手”,而是“敢不敢和人握手”。

  法学家博登海默曾经注意到,当我们谈论正义时,自由和平等总是其中最重要的两部分,但群体的安全在内部的法律秩序中,总是被置于较次要的地位。这是因为安全感是和信息有关的,有关部门之所以觉得有SARS病史的人是不安全的,正是出于我们的无知,我们在信息上的不对称。而这种信息不对称是人类的一种命运,用哈耶克的观点说,我们的知识是高度分散的,不可能有一个中心掌握全部的知识。因此也就不可能会有一个人在生活当中拥有绝对的安全。只有上帝是安全的,因为只有它才知晓一切。

  如果把增强人群的各种安全放到过分重要的地位,就将必然直接伤害某些人的平等和自由。因为当危险尚未发生时,安全仅仅和某种概率有关。刑事法学史上曾有一种理论,根据某些生理指标把一些人视为“虞犯”,也就是有可能犯罪的人。这个虞犯人群的犯罪率在统计上的确比一般人群高。就像把有SARS病史的人排除在征兵之外,甚至排除在更广泛的就业和生活生活之外,那么从概率上也的确可以增加剩余人群的安全感。但概率是这样一个冷漠的概念,在这个概念下每个人的生命和自由价值被数学化了,被小数点化了,换言之在这样的社会政策中,有SARS病史的人根本就不再是人,至少不再被视为和我们一样的人。我们毫无道理的把我们自己的安全凌驾在这个少数人群之上,暗含的意思就是我们比他们更重要。这是一种无耻的暗示,它违背了人人平等的原则,它是怯懦的,以至于仅仅倚仗人数上的优势去支持这种暗示。

  同时,概率也是一个集体主义的概念。但每个人生而自由(联合国人权宣言第一条)的意思,就是我无须为别人的行为负责。如果我是一个有SARS病史的人,社会无权要求我为其他有SARS病史的人负担一种连带责任。如果我是一个黑人,社会也无权根据黑人的犯罪率在统计上比白人高,而要求我为黑人这个群体的犯罪率买单。我首先是我自己,我是王怡,而不是一个黑人,一个农民,一个有SARS病史的人,一个乙肝病毒携带者,甚至一个男人(比如“男人都是坏人”这句话就是对我的严重歧视)。社会怎么对待我只能取决于我做了什么,而不能取决于和我类似的那些人做了什么,或有可能做什么。

  在现代社会,每一个人都是相互依存的。这句话不仅意味着每个人都在分享他人的劳动,也意味着我们每个人都在分担来自他人的风险。我们不仅因为对劳动的分享、同时也因为对风险的分担才变得亲密。只要社会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某一人群具有一种现实的、高于一般的风险,社会就绝没有权力在任何方面歧视他们,要求他们作出牺牲。
  
 《南方都市报》16日(来源:关天茶舍 更新日期:2003年11月23日 医学捌号楼)

相关内容
“后SARS时代”的歧视蔓延
/yiliaozixun/ganranke/263.html
更新日期:2013-04-19 14:54:55
急诊孕妇隐瞒艾滋病史情有可原
是药三分毒:药物安全不能忽视
药商造药,也造疾病
实习观摩暴露隐私? 反思医院伦理
说“瘾”,兼谈“嗜网如命”
一次调查的思考(一)——关于医生
范维琥教授呼吁医院设置免费的电子血压仪
争取病人权利
以宪法还他们平等
卫生部规定《染发剂原料名单(试行)》
汕头市中心医院开展环孢霉素A、FK506治疗药物浓度监测
上海199家医疗器械经营企业被注销许可证
儿童抽动障碍常被误认为是坏习惯而延误治疗
绝经后激素疗法有争议
胰岛移植之父保罗・雷思去世
高耀洁:欲罢不能
排毒养颜,还有许多话要说
一罕见木村病患者在福州总医院获救
慈济医院为九岁半男童脐带血干细胞移植成功
Cardiac Science公司自动体外除颤器获中国批准
从百赛诺看国内的乙肝药物研究
糖尿病人饭后有八“戒”
利莫那班大幅降低II型糖尿病患者血糖
非典型畸胎样/横纹肌样瘤在大龄儿童中疗效良好
北京儿童医院开展婴儿游泳项目
儿童气促及哮喘诊断和治疗
慢性乙肝病人的工作生活权利应当保护!
药物依赖,隐瘾作痛
试论科学精神不足历史原因对中医学的影响
中国艾滋病问题:我的10年见证
医生“无能”,病人无知
专家建议以科学态度面对肮脏
非正常医疗现象不断蔓延
「卫生医疗体系优先级制定」之研究
中国尚存大量健康贫困问题 近1亿人没有医疗服务
一位医生的从业感言
内科医生谈“乙肝歧视”
中国乙肝携带者公益网站致美国《时代》周刊和CNN的抗议信
安徽省立医院完成后路微创椎体血管瘤骨水泥成型术
台州医院举办《临床路径与质量管理》高级研讨班
山东省立医院引进全数字乳腺癌检查系统
脂肪肝的早期干预
武警总医院及时抢救21名误食亚硝酸盐中毒工人
广东省人院采用Pillar植入术治疗鼾症
《肿瘤实验诊断学》出版
中国65岁以上男性帕金森患病率达1.7%
慢性鼻窦炎要去看过敏症专科
朝阳市每年将减少百余唐氏患儿的出生
我院眼科成功完成高难度“翼状胬肉切除联合羊膜移植术”
H7N9未被阻断人或被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