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捌号楼
 
Web www.med8th.com
首页 | 医疗资讯 | 人与医学 | 阅览室 | 诺贝尔奖 | 专业资源 | 院士录 | 中医
医学捌号楼・病人权利・

一味治疗让多少亲情变味 放弃治疗有时更彰显医者父母心


管理员  | 2014-06-28 14:27:51

  一味治疗让多少亲情变味
  2011年11月的一则报道引起各界关注:一个2岁孩子接受肝脏移植手术之后又反复发作胆管炎,两年来超过2/3的时间在医院度过,因为打针次数太多,护士只能选择在他肚皮上找血管打针。然而对于他的病情,医生也不确定是否能治愈。亲眼目睹了孩子长期被针剂、药物所折磨,父母不忍孩子再受罪,决定放弃治疗,让孩子早日解脱。
  长期以来,社会各界对于治与不治的问题一直争论不休。面对疾病,人类时常会束手无策,对于那些已经没有康复希望的疾病,放弃反而会是一种更好的选择。然而面对中国的传统道德伦理和所谓的亲情,许多重症病人被爱和道德“绑架”了。

  爱和道德,时常被绑架
  2011年7月,一名四川农村的患有先天性胆道闭锁的男婴露宿街头,而他的父母拒绝所有人的帮助,宁愿抱着孩子“等死”,并表示“把钱留给别的孩子”。此举引发众多网友谴责,批判这对父母冷酷、没有人性。试问一下,在多方求医之后,明知孩子病情很难治愈但依然坚持治疗,让孩子弱小的身体饱受手术和药物等的摧残之后离开人世就是有人性了吗?
  有些脑死亡病人的家属坚持要求医生用呼吸机维持病人的呼吸,在病人身上插满管子,直到经济无法承受时,再要求拔掉呼吸机让病人彻底死去。山东大学医学院解剖教研室教授李政平说,呼吸机并不会使病人复生,这种做法或许只是为了满足家属心理上的亲情需求。
  退休教师张云被查出肺癌晚期,医生说可以手术结合放化疗,但治疗费用较高。一直从事教育行业的张云知道治愈希望很小,不赞成手术,既怕给孩子增加负担,也怕各种治疗方法对身体的摧残,他只想有尊严地、安然地离开。但是出于孝心,子女们坚持凑钱为老人治病。手术很“成功”,顺利地切除了张老的半个肺。然而好景不长,又经历了三个月痛不欲生的放化疗之后,张老还是走了。
  钱花光了,半个肺被切了,头发掉光了,恶心呕吐了,身体崩溃了,生命也流逝了,离去之前却依然在忍受放化疗的痛苦折磨。山东华圣中医肿瘤研究所所长、济南华圣医院院长王现军告诉记者,放化疗的确可以杀死癌细胞,但不是对所有癌症都有效,例如腺癌、鳞癌、肾癌等对放化疗不敏感的癌症,放化疗不仅对病情没有帮助,反而可能让患者的抗癌免疫力全面崩溃,更快地结束生命。

  不能安乐死,那就安乐活
  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等医院对癌症患者进行了调查,绝大多数人表示在绝症、医学无能为力的情况下愿意放弃治疗、选择死亡。
  “在生与死之间,我宁可选择快快乐乐地等待死亡,也不愿奢求生不如死的治疗可能带来的机会,既然不能选择安乐死,那就让我安乐活。”这是一位癌症末期患者的自述。尽孝、救人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所有的救治要建立在理性之上,不要用所谓的爱和道德“绑架”我们爱的人,与其让他们在冰冷的病床上离开,不如让生命温暖地离去。
  当死亡不可避免时,病人要的不是各类刺激性药物、痛苦不堪的治疗以及毫无尊严地被插上氧气管、鼻饲管、导尿管、输液管……他们最大的需求是安宁、避免打扰和亲属的陪伴。正如临终关怀,不追求猛烈的、可能给病人增添痛苦的或毫无意义的治疗,既不促进也不延迟病人死亡,通过对症治疗、家庭护理、缓解症状、控制疼痛、减轻或消除病人的心理负担和消极情绪,使患者在余下的时间里获得尽可能好的生活质量。

  放弃治疗有时更彰显医者父母心
  一位好医生,既应知道什么疾病何种情况下用什么方法治疗,更应知道什么病人何种情况下需放弃治疗
  上期刊登《一味治疗 让多少亲情变味》一文后,许多读者打来电话发表看法:病情发展到一定程度,治疗是继续,是改变,还是放弃?作为普通百姓很难自行决断。此种情况下,许多人都会选择听从医生的建议,因此,负责任的医生应该综合权衡,帮助病家作出决断。
  山东华圣中医肿瘤研究所所长、济南华圣医院院长王现军告诉记者,现在部分医生由于各种原因,缺乏结合病人实际情况来正确使用医疗技术的意识,经常做出错误的医疗判断和行为。
  放弃治疗医生很难做到
  国外有一个典型案例,一位外科医生为病人手术时,其忘我的境界和行为令所有人震惊。在患者已经停止心跳和呼吸、麻醉师一再提醒医生该停止操作的情况下,手术仍然被我行我素地进行着,几小时后手术“完美”收官。这位医生的行为引起患者家属和在场医生的公愤,最终他也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安徽蚌埠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王秋生说,医生救人需遵守医疗原则,病人已经停止心跳和呼吸,继续手术显然已毫无意义。
  北京某新能源公司职员许先生网上发帖称,“父亲去世后,我扔了整整三个编织袋的药,而且都是自费药。”2008年,许先生父亲检查出肺癌晚期,已无法手术。住院期间,医生不停地给输液、打针。更令许先生郁闷的是,医生给老人开汤药,老人根本喝不下去,端来就倒掉;为此,家属多次请求医生停止再熬汤药,但根本没人理睬。直到2009年老人去世,此间医药费共计50多万元,当时医保报销封顶线是17万元,其余的都是自费。
  人死了,药还堆积如山,医生明知患者已基本没有治疗价值,仍拼命开药。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李玲说,医院的目标应该以最小的成本获得最大的健康产出,而不是追求利润最大化。“病人来看病是为了治病,为了提高生命质量,医生就该给予他们专业性的治疗与指导,不能一切朝腰包看齐。”王现军院长也这样认为。

  好医生应该知道什么时候不必治疗
  上海肿瘤防治院预防科科长、世界卫生组织上海健康教育及健康促进中心董林教授一统计结果显示,美国肿瘤患者五年生存率81%,日、英等国也能达到约65%,而中国的五年生存率只有25%左右。
  我国拥有一流的手术、治疗水平,进口了大量国际先进的医疗设备和药品,可肿瘤患者的五年生存率还是如此之低,原因何在?纵然拥有渊博的医学知识,但不能根据实际情况作出正确的判断,那一切都是零。许多医生坚持“永不放弃”,也让许多患者倒在了“永不放弃”之下。
  患者及家属常在延长生命和保证生存质量之间难以取舍,这时,主治医生的建议就成了患者及家属做决定的主要参考。适当的时机坦诚地告诉病人“治疗比不治疗还要痛苦”、“放弃也许会更好”,这既是对医生综合素质的一种考验,也更能彰显医生对病家的慈悲情怀。
  医学是发展的,医学正在路上,医学能解决一些病,也确实解决不了很多病。医学远未达到无所不能的地步。理性的好医生应该清楚这个事实。
  11月7日,本报报道的农民患者张宝川的事就非常典型。48岁的张宝川是济南市历城区仲宫镇后沟村的普通农民。他积劳成疾,患了尿毒症;举债治病,结果,全部家当不足支付半个月的住院费!钱花光了,续费无望,被催促出院。病没治好却债台高筑。为了不再拖累家人,他痛苦地选择了轻生。被救后哭诉:“早知道治不好,俺还花那么多钱干啥!”并进而感言——— 有病不治是等死,没钱硬治是找死;不治死我一个,硬治毁俺全家!
  试想,一个农民怀揣万把块钱欲治愈尿毒症,这一方面证明他对医学的崇拜和对医生的信任,同时,也说明他对现代医学根本就不明白。因此,在这种情形下,医生如果想想患者家中毫无经济来源的盲妻弱女,想想她们面临的吃饭生存问题,从慈悲心出发,他会怎么做?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脑科专家告诉记者,一位好医生,应该知道什么时候需要坚持,什么时候需要放弃。这“放弃”既包括超出病家承受能力的治疗,也包括治愈无望、治比不治更痛苦的治疗。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一味治疗让多少亲情变味 放弃治疗有时更彰显医者父母心,2014-06-28 14:27:51.
/yiliaozixun/bingrenquanli/484.html
更新日期:2014-06-28 14:27:51
一味治疗让多少亲情变味 放弃治疗有时更彰显医者父母心
医疗始于对生命的尊重:『杀人医师』案例分析
一个中国医生的道德重量
为何耳鼻喉科医生频繁受害
非正常医疗现象不断蔓延
疾病的真相
替代医学迷思
巫毒科学——从愚蠢到诈欺的道路
中国家庭医生杂志:糖尿病手术,越胖越适合
慢性丙型肝炎合并脂肪肝
小儿肝病
糖尿病人饭后有八“戒”
一论艾滋病的突破
脂肪肝的早期干预
省首届食品安全论坛在渤海大学举行
肝源性糖尿病的治疗
朝阳市每年将减少百余唐氏患儿的出生
胃癌术后饮食食谱有什么注意事项
心脑血管科
我院眼科成功完成高难度“翼状胬肉切除联合羊膜移植术”
省卫生厅在抗灾中践行党的群众路线
“伟哥”变身成为治疗早期肺动脉高血压
医大盛京医院成功开展3D腹腔镜手术
H7N9未被阻断人或被感染
医大一院完成心脏外科最具挑战手术
卫生监督力保学校灾后卫生安全
艾滋病强制检测:“健康权”对抗“隐私权”?
医院短斤缺两该找谁 医疗消费能否找到公平秤
艾滋病职业暴露列入职业病 可享工伤保险等待遇
莫让“中医抗癌”变了形
    热点推荐:
  • 一味治疗让多少亲情变味 放弃治疗有时更彰显医者父母心
  • 医疗始于对生命的尊重:『杀人医师』案例分析
  • 一个中国医生的道德重量
  • 为何耳鼻喉科医生频繁受害
  • 非正常医疗现象不断蔓延
  • 疾病的真相
  • 替代医学迷思
  • 巫毒科学——从愚蠢到诈欺的道路
  • 中国家庭医生杂志:糖尿病手术,越胖越适合
  • 慢性丙型肝炎合并脂肪肝
  • 小儿肝病
  • 糖尿病人饭后有八“戒”
  • 一论艾滋病的突破
  • 脂肪肝的早期干预
  • 省首届食品安全论坛在渤海大学举行
  • 病者有其药
  • 诺贝尔奖简介
  • 世界艾滋病日
  • 生命进化是否可理解为基因进化?
  • 为我国中医药业进一言
  • 中医的“系统”是一个未经实证也难以否证的系统
  • 伟大的发明-----宫刑
  • 西罗莫司释放冠状动脉支架提高患者存活率
  • 雷洛昔芬预防轻度认知损害
  • 从童子尿煮蛋流行谈起
  • 美国黑人比白人早死5年
  • 没管好食品含盐量FDA被起诉
  • 远端保护装置对心脏病发作病人无益
  • 没管好食品含盐量FDA被起诉
  • 中草药没有副作用吗? 谈“中国草药肾病变”
  •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龙胆泻肝丸导致肾损害采访手记
  • 龙胆泻肝丸――清火良药还是“致病”根源?
  • 脊髓神经电刺激术可有效改善神经性疼痛
  • 打破“壮阳”、“补肾”神话
  • 大多数癌症幸存者重新工作
  • 我想问问包皮过长的哥们几天清洗一次?
  • 保健胶囊竟卖作抗癌药
  • 请看中国官方媒体科技日报是如何编造抗癌新药的假科技新闻
  • Barrett食管病人中发生腺癌的危险性
  • 性可以成瘾
  • 绝经后激素疗法有争议
  • 乳腺癌疫苗就要临床试验了
  • 社区获得性肺炎,治疗首选青霉素?
  • 黑龙江省医院采用双亲献皮植皮手术治愈烫伤患儿
  • 发现非典型肺炎病原体的幕后故事
  • “乙肝”问题的社会学解读
  • 胰岛移植之父保罗・雷思去世
  • 3型糖尿病离谱吗?
  • 有关HIV传播的17个问题
  • 胰岛移植之父保罗・雷思去世
  • 肥胖通过GPR40受体引起糖尿病
  • 中草药没有副作用吗? 谈“中国草药肾病变”
  • 高耀洁:欲罢不能
  • 排毒养颜,还有许多话要说
  • 一罕见木村病患者在福州总医院获救
  • VX-680治疗白血病临床研究启动
  • 干细胞研究讲稿
  • 慈济医院为九岁半男童脐带血干细胞移植成功
  • ANCA在相关性疾病中检测的意义
  • ENBREL使牛皮癣患者的病情迅速改善
  • 中草药治疗慢性乙型肝炎随机对照试验的系统评述
  • Cardiac Science公司自动体外除颤器获中国批准
  • 从百赛诺看国内的乙肝药物研究
  • 长期服用排毒养颜胶囊会导致便秘
  • 艾滋病拯救得了中医吗?
  • 虚假乙肝广告,还要走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