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捌号楼
 
Web www.med8th.com
首页 | 医疗资讯 | 人与医学 | 阅览室 | 诺贝尔奖 | 专业资源 | 院士录 | 中医
医学捌号楼・皮肤科・

艾滋病拯救得了中医吗?


管理员  | 2013-03-22 19:47:14

如果有一位江湖医生,什么病都治不了,却声称有祖传秘方专治新发现的疑难杂症,那么,我想有些头脑的人都会觉得很可疑。这是我最近读了《商务周刊》的封面文章《艾滋病拯救中医》之后的一个联想。

虽然在中国相信中医的人还非常多,但是中医却没能拿出什么成效对得起这种信任。搞了几十年的中医现代化,至今只有一种得到国际承认的新药青蒿素算是和中药沾了点边。同仁堂龙胆泄肝丸事件让公众知道了中药并非没有毒副作用,乱服滥用会对身体造成无可挽回的伤害。一些常见中成药、保健品被揭露出添加了西药成分,实际上是西药在起作用,更使中医的名声大大受损。

不久前国内管理部门允许临床试验中药做为治疗艾滋病的辅助药物,能否减轻西医的鸡尾酒疗法的副作用。这在媒体上被夸大其词地报道成用中药治疗艾滋病。据《商务周刊》的报道说,“一些民间中医和业内人士希望通过在艾滋病治疗实践中的努力,让这个传统行业走出困境。”

这样的希望,就像患了绝症的病人乱投医一样,都是把死马当活马医的绝望之举。为中医辩护的人往往声称中医是几千年的经验总结。依靠长期的经验摸索的确有可能发现某些疾病的某些治疗方法,但是这不适合于像艾滋病、萨斯病这样的新兴传染病,对此,中医的“几千年经验”是毫无用武之地的。我不相信对肆虐了几百几千年的老传染病束手无策的中医,却偏偏能专治新兴传染病。

那篇报道通过采访中医和患者,列举了一些中医如何有效地治疗艾滋病、萨斯病的例子。对这类中医药如何神奇的报道或广告,读者只要记住现代医学的这条金科玉律即可不受其蛊惑:个案证明不了疗效,患者的证词不能做为疗效的证据。某个患者吃了某种药治好了某种病,并不等于就真的是那个药在起作用,可能是自愈,可能是心理暗示的作用,也可能是误诊。要确定一个药物是否有效,必须经过一定规模的临床试验,必须有吃安慰剂的对照组做对比以排除安慰剂效应(就是说,排除心理暗示的影响),而且必须双盲(在实验过程中医生和患者都不知道患者吃的是药还是安慰剂,只有第三方知道),以排除主观倾向。

在那篇报道中,我发现那些提倡中医的人,其言辞充满了自相矛盾。一方面声称中医的精华在于“辨证施治”,对不同的病人用不同的治法,一方面却要求批准、推广某个特定的中药药方,这是自相矛盾。所谓“辨证施治”,其实不过是在药方无效时的借口而已。

一方面声称中医药曾经治愈了萨斯病,一方面又承认对此没有系统的统计,这也是自相矛盾。没有系统的统计,何以知道确实有效?

在那篇报道中,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研究员、“中医药发展战略研究”课题组组长贾谦居然拿“英国西医两次会诊宣布刘海若‘脑死亡’,结果最后是中医使刘海若起死回生”这个谣言说事。刘海若脑死亡本来就是媒体的以讹传讹,并非英国医生的诊断。英国医生又不是江湖医生,岂能没有做脑干功能等测试就宣布一个人“脑死亡”?那是中国记者宣布的,不是英国医生宣布的。至于刘海若后来如何起死回生,根据宣武医院王副院长对记者的介绍:“院方在广泛应用现代医学技术的同时,还引入了针灸等中医传统疗法,收效明显。同时,在中西医结合、全方位治疗的过程中,按摩、康复、电刺激等先进治疗方式也为海若最终的苏醒起到了明显的作用。”既然是全方位的中西医结合,究竟中医疗法在其中发挥了多大的作用可就难说了,从王副院长的措辞看,似乎中医疗法只起辅助作用(被传得神乎其神的“牛黄安宫丸”院方提都没提),怎么在贾谦看来就全成了中医的功劳?

贾谦自称是中医信徒,倒也坦率,不过我们由此也可以把他领导的“中医药发展战略研究”视为信徒为了自己的信仰根据道听途说搞的研究,与科学无关。

相关内容
艾滋病拯救得了中医吗?
/yiliaozixun/aizibing/63.html
更新日期:2013-03-22 19:47:14
保护儿童视力常见的十个方法值得学习
肝病患者如何饮食对肝脏健康有保证?
肥胖宝宝需要进行特殊的体检项目
中医药物如何治疗高血压使其降压
“心率”管理是心血管疾病患者的重中之重
外来医械的“死角”
急诊孕妇隐瞒艾滋病史情有可原
美国健康经济学研究的发展
手术直播 暴露病人隐私?
就医者看病是否属于消费
性可以成瘾
一次调查的思考(一)——关于医生
人人都可以参与维权
脱衣胸透不构成侵权医院人文关怀应加强
重庆儿童医院关注白血病儿童
心脏手术先驱碧戈罗医生去世
旧医(中医)的堕落
汕头市中心医院开展环孢霉素A、FK506治疗药物浓度监测
上海199家医疗器械经营企业被注销许可证
Artes Medical通过ISO 13485:2003质量体系认证
靠毛泽东思想治好精神病
西罗莫司释放冠状动脉支架提高患者存活率
中草药没有副作用吗? 谈“中国草药肾病变”
龙胆泻肝丸――清火良药还是“致病”根源?
乳腺癌疫苗就要临床试验了
中国家庭医生杂志:糖尿病手术,越胖越适合
万络遭心脏病发作病人起诉
药物依赖,隐瘾作痛
“伟哥”变身成为治疗早期肺动脉高血压
上海中医药大学确立培养目标 毕业生也能当西医
艾滋病强制检测:“健康权”对抗“隐私权”?
艾滋病职业暴露列入职业病 可享工伤保险等待遇
我国学者在艾滋病患者房水中首次找到HIV病毒载量
药物责任与消费者保护
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引入胃内水球治疗肥胖症
专家建议以科学态度面对肮脏
一味治疗让多少亲情变味 放弃治疗有时更彰显医者父母心
中国医师有望在年底前网上免费阅读国外同步医学期刊
内科医生谈“乙肝歧视”
中国乙肝携带者公益网站致美国《时代》周刊和CNN的抗议信
慢性丙型肝炎合并脂肪肝
省首届食品安全论坛在渤海大学举行
美国艾滋病患者名单被电子邮件泄露
反叛,为了人的价值──“无国界医生”组织的原则和理念
世界卫生组织“2005十大健康问题”
美国的医疗系统和政策
诺华公司警告二膦酸盐致颚骨坏死
FDA接受TYSABRI®(natalizumab)治疗多发性硬化症的补充生物制品许可申请
伟哥可能引发永久性视力损害
心脑血管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