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捌号楼
 
Web www.med8th.com
首页 | 医疗资讯 | 人与医学 | 阅览室 | 诺贝尔奖 | 专业资源 | 院士录 | 中医
医学捌号楼・艾滋病・

艾滋病拯救得了中医吗?


管理员  | 2013-03-22 19:47:14

如果有一位江湖医生,什么病都治不了,却声称有祖传秘方专治新发现的疑难杂症,那么,我想有些头脑的人都会觉得很可疑。这是我最近读了《商务周刊》的封面文章《艾滋病拯救中医》之后的一个联想。

虽然在中国相信中医的人还非常多,但是中医却没能拿出什么成效对得起这种信任。搞了几十年的中医现代化,至今只有一种得到国际承认的新药青蒿素算是和中药沾了点边。同仁堂龙胆泄肝丸事件让公众知道了中药并非没有毒副作用,乱服滥用会对身体造成无可挽回的伤害。一些常见中成药、保健品被揭露出添加了西药成分,实际上是西药在起作用,更使中医的名声大大受损。

不久前国内管理部门允许临床试验中药做为治疗艾滋病的辅助药物,能否减轻西医的鸡尾酒疗法的副作用。这在媒体上被夸大其词地报道成用中药治疗艾滋病。据《商务周刊》的报道说,“一些民间中医和业内人士希望通过在艾滋病治疗实践中的努力,让这个传统行业走出困境。”

这样的希望,就像患了绝症的病人乱投医一样,都是把死马当活马医的绝望之举。为中医辩护的人往往声称中医是几千年的经验总结。依靠长期的经验摸索的确有可能发现某些疾病的某些治疗方法,但是这不适合于像艾滋病、萨斯病这样的新兴传染病,对此,中医的“几千年经验”是毫无用武之地的。我不相信对肆虐了几百几千年的老传染病束手无策的中医,却偏偏能专治新兴传染病。

那篇报道通过采访中医和患者,列举了一些中医如何有效地治疗艾滋病、萨斯病的例子。对这类中医药如何神奇的报道或广告,读者只要记住现代医学的这条金科玉律即可不受其蛊惑:个案证明不了疗效,患者的证词不能做为疗效的证据。某个患者吃了某种药治好了某种病,并不等于就真的是那个药在起作用,可能是自愈,可能是心理暗示的作用,也可能是误诊。要确定一个药物是否有效,必须经过一定规模的临床试验,必须有吃安慰剂的对照组做对比以排除安慰剂效应(就是说,排除心理暗示的影响),而且必须双盲(在实验过程中医生和患者都不知道患者吃的是药还是安慰剂,只有第三方知道),以排除主观倾向。

在那篇报道中,我发现那些提倡中医的人,其言辞充满了自相矛盾。一方面声称中医的精华在于“辨证施治”,对不同的病人用不同的治法,一方面却要求批准、推广某个特定的中药药方,这是自相矛盾。所谓“辨证施治”,其实不过是在药方无效时的借口而已。

一方面声称中医药曾经治愈了萨斯病,一方面又承认对此没有系统的统计,这也是自相矛盾。没有系统的统计,何以知道确实有效?

在那篇报道中,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研究员、“中医药发展战略研究”课题组组长贾谦居然拿“英国西医两次会诊宣布刘海若‘脑死亡’,结果最后是中医使刘海若起死回生”这个谣言说事。刘海若脑死亡本来就是媒体的以讹传讹,并非英国医生的诊断。英国医生又不是江湖医生,岂能没有做脑干功能等测试就宣布一个人“脑死亡”?那是中国记者宣布的,不是英国医生宣布的。至于刘海若后来如何起死回生,根据宣武医院王副院长对记者的介绍:“院方在广泛应用现代医学技术的同时,还引入了针灸等中医传统疗法,收效明显。同时,在中西医结合、全方位治疗的过程中,按摩、康复、电刺激等先进治疗方式也为海若最终的苏醒起到了明显的作用。”既然是全方位的中西医结合,究竟中医疗法在其中发挥了多大的作用可就难说了,从王副院长的措辞看,似乎中医疗法只起辅助作用(被传得神乎其神的“牛黄安宫丸”院方提都没提),怎么在贾谦看来就全成了中医的功劳?

贾谦自称是中医信徒,倒也坦率,不过我们由此也可以把他领导的“中医药发展战略研究”视为信徒为了自己的信仰根据道听途说搞的研究,与科学无关。

相关内容
艾滋病拯救得了中医吗?,2013-03-22 19:47:14.
/yiliaozixun/aizibing/63.html
更新日期:2013-03-22 19:47:14
正视最基本的医疗人权 从病历取得权谈起
SFDA临床实验机构认证中心华西医院检查验收
上气道压力测定综合术前评估手段提高鼾症手术成功率
犯罪精神病院的产生及其在中国的前景
台消基会解析市售防晒产品成份
看看澳大利亚是怎样保障乙肝人群的工作权利的
浅论疾病和它的易感人群(从艾滋病和同性恋谈起)
乙肝病毒携带者就业权的法律保护
《上海市基本医疗保险和工伤保险药品目录(2005年版)》――9调节免疫功能药
重庆儿童医院关注白血病儿童
直肠癌病人教育资料上网
中国公众营养论坛呼吁加强全民营养健康教育
加拿大糖尿病团体要求政府稳定胰岛素供应
易瑞沙被消费者要求禁售
钼靶X线导丝定位准确抓住早期触诊阴性乳腺癌
治癌神话是如何打造的
卫生部批准的开展辅助生殖技术和人类精子库机构名单
低分子量肝素(Low Molecular Weight Heparins)的剂量调整与监测
我国65岁以上老年妇女半数患有尿失禁
上海仁济医院为85岁老翁开颅切除脑膜瘤
范维琥教授呼吁医院设置免费的电子血压仪
心脏手术先驱碧戈罗医生去世
争取病人权利
以宪法还他们平等
致全国中医学院的一封信!
旧医(中医)的堕落
差异悬殊:中国卫生保健事业面临严峻挑战
中国建立医师责任保险制度初探
台湾烟品市场开放后青少年吸烟率日渐增加
卫生部规定《染发剂原料名单(试行)》
    热点推荐:
  • 正视最基本的医疗人权 从病历取得权谈起
  • SFDA临床实验机构认证中心华西医院检查验收
  • 上气道压力测定综合术前评估手段提高鼾症手术成功率
  • 犯罪精神病院的产生及其在中国的前景
  • 台消基会解析市售防晒产品成份
  • 看看澳大利亚是怎样保障乙肝人群的工作权利的
  • 浅论疾病和它的易感人群(从艾滋病和同性恋谈起)
  • 乙肝病毒携带者就业权的法律保护
  • 《上海市基本医疗保险和工伤保险药品目录(2005年版)》――9调节免疫功能药
  • 重庆儿童医院关注白血病儿童
  • 直肠癌病人教育资料上网
  • 中国公众营养论坛呼吁加强全民营养健康教育
  • 加拿大糖尿病团体要求政府稳定胰岛素供应
  • 易瑞沙被消费者要求禁售
  • 钼靶X线导丝定位准确抓住早期触诊阴性乳腺癌
  • 病者有其药
  • 诺贝尔奖简介
  • 世界艾滋病日
  • 生命进化是否可理解为基因进化?
  • 为我国中医药业进一言
  • 中医的“系统”是一个未经实证也难以否证的系统
  • 伟大的发明-----宫刑
  • 西罗莫司释放冠状动脉支架提高患者存活率
  • 雷洛昔芬预防轻度认知损害
  • 从童子尿煮蛋流行谈起
  • 美国黑人比白人早死5年
  • 没管好食品含盐量FDA被起诉
  • 远端保护装置对心脏病发作病人无益
  • 没管好食品含盐量FDA被起诉
  • 中草药没有副作用吗? 谈“中国草药肾病变”
  •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龙胆泻肝丸导致肾损害采访手记
  • 龙胆泻肝丸――清火良药还是“致病”根源?
  • 脊髓神经电刺激术可有效改善神经性疼痛
  • 打破“壮阳”、“补肾”神话
  • 大多数癌症幸存者重新工作
  • 我想问问包皮过长的哥们几天清洗一次?
  • 保健胶囊竟卖作抗癌药
  • 请看中国官方媒体科技日报是如何编造抗癌新药的假科技新闻
  • Barrett食管病人中发生腺癌的危险性
  • 性可以成瘾
  • 绝经后激素疗法有争议
  • 乳腺癌疫苗就要临床试验了
  • 社区获得性肺炎,治疗首选青霉素?
  • 黑龙江省医院采用双亲献皮植皮手术治愈烫伤患儿
  • 发现非典型肺炎病原体的幕后故事
  • “乙肝”问题的社会学解读
  • 胰岛移植之父保罗・雷思去世
  • 3型糖尿病离谱吗?
  • 有关HIV传播的17个问题
  • 胰岛移植之父保罗・雷思去世
  • 肥胖通过GPR40受体引起糖尿病
  • 中草药没有副作用吗? 谈“中国草药肾病变”
  • 高耀洁:欲罢不能
  • 排毒养颜,还有许多话要说
  • 一罕见木村病患者在福州总医院获救
  • VX-680治疗白血病临床研究启动
  • 干细胞研究讲稿
  • 慈济医院为九岁半男童脐带血干细胞移植成功
  • ANCA在相关性疾病中检测的意义
  • ENBREL使牛皮癣患者的病情迅速改善
  • 中草药治疗慢性乙型肝炎随机对照试验的系统评述
  • Cardiac Science公司自动体外除颤器获中国批准
  • 从百赛诺看国内的乙肝药物研究
  • 长期服用排毒养颜胶囊会导致便秘
  • 艾滋病拯救得了中医吗?
  • 虚假乙肝广告,还要走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