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捌号楼
 
Web www.med8th.com
首页 | 医疗资讯 | 人与医学 | 阅览室 | 诺贝尔奖 | 专业资源 | 院士录 | 中医
医学捌号楼・艾滋病・

艾滋村不是动物园——一位NGO工作者的呼吁


管理员  | 2014-10-22 20:32:55

   中原的许多艾滋村都有大约二十年的历史了。在过去的十年多里,这些艾滋村接受了许多人的访问。其中,有记者,有好心人……这些访问者在请当地人作向导的时候,会经常做一些允诺。访问者们说,我们的报道会引起有关方面的注意;访问者们说,当外面的人知晓这里的情况,大量的捐款就会改变贫穷的状况……不过,对于艾滋村的村民来说,这些允诺了的“改变”,成真者寥寥无几。

  来来去去,访问者终究是访问者,他们有他们的世界,他们终究会回到他们的生活,留下那些艾滋受难者——那只是访问者记忆深处一段难得的经历、一些特殊的映像,他们兴许会对人谈起“那些艾滋村……很苦……真的很苦”,他们也许会想起在简历上添上这一笔志愿服务的记录。更多的时候,这些记忆或许会转变成一篇考察报告——对于每年来自二十多所大学的学生而言。
  而我也将要成为一个去“考察”的学生。当我坐下来听一位资深NGO工作者Joe(化名)说完上面这番话,我不禁问自己:“我去,为了什么?为了简历?为了报告?为了感受另一种生活?为了了解社会?还是……”
  一边想着,我一边听着Joe这样说:“我们有没有站在艾滋受难者的视角上想过?他们一次又一次从允诺中看到希望,泪花里的希望、坟堆上的希望啊。为此,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将自己的艾滋身份暴露在镜头前,一次又一次地揭开生命中最不堪回首的伤疤,一次又一次地冒着被官府恐吓惩治的风险与压力,然后他们望眼欲穿地期待……可是……”
  于是我继续问自己:“是啊……抑或,我去,不为别的,只是为了那些活生生的正在受难的人们?嗯……那么,等我回来,一个月,三个月,半年,一年……我能给他们带来什么?”
  Joe并没有给我明确的回答或者方案,但他的谈话却让我深深反思,更让我获得某种启迪。
  二
  Joe 说,要去,便要先了解当地的情况。听说我们要去河南,他谈到:在河南,艾滋是政治敏感的词汇。虽然中央政府的卫生部副部长表态“政府是左手,NGO是右手”,但在这个中国艾滋肆虐最严重的省份,绝大多数国际性的大型NGO(包括克林顿基金会、无国界医生等等,不少已经在其它省份扎根)却都不见踪影。只有当地人自己的民间草根组织才能顽强地生存下来——然而也依然是在高度的监视和威胁之下。
  事实上,在河南的艾滋重灾区,不用说金发碧眼的外国访客,就是乡音相异的不速之客,都会立即引起注意和“照顾”。因此,要去那里,就必须认识当地人,化整为零,悄悄进村。如果你的到来为官方所知,那么从你早上离开住处一直到晚上睡觉,都会有专人陪同向导,让你觉得政府已经做了所有必要的事,而且做得那么到位——河南不需要你再操心。Joe最后以寥寥数语说明,当地吏治腐败之程度远非我们所能想象,背后的政治势力更是惊人。(后来我上网阅读了一些调查报道,震惊沉痛之余,也旁证了Joe的说法。读者自可参阅文末所附链接。)如此一来,外面来的“好心人”再允诺云云,又能如何?
  三
  Joe拿他自己的经历,向我现身说法——可以不是新闻调查、不是大型捐款,但却更能实实在在地帮到受难者:
  他首先跟着当地草根组织的志愿者,一家一家地做“家访”,去了解艾滋家庭的实际需要。在家访中,Joe和志愿者们发现,艾滋家庭的孩子,心理状态往往非常不好。因为家中有人患病离去,这些孩子被视为身带厄运、“晦气”,没有别家的孩子愿意和他们玩。他们默默忍受着歧视和隔离,寡言而自闭,常常一个人偷偷地躲在角落里哭。许多家中父母双亡的孩子,或是独居,或是辗转住在不同的亲戚家。而即使在亲戚家,他们也常常处在半隔离的状态——他们必须与亲戚家的家人分开吃饭分开睡,而他们也依然没有玩伴,无人说话。(否则,没有人愿意与亲戚家的孩子往来。)
  于是,Joe和志愿者们想到可以成立一个笔友会。让城里的大学生和孩子通信。通过文字,这些孩子可以说出他们久憋心头的话;而书信往来,大学生便可以给予他们心灵上的鼓励,可以和他们说说外面的世界……这个方法,不需要特别的资金,只要请大学生每次附上回信的信纸、信封和邮票。而三年级以上的孩子,都会写信,都能参加。到现在为止,已经有200多对笔友在互相通信。Joe和我说起其中的一个曾经十分自闭的孩子,她的父母在七个月里相继去世。通信以后,从来不笑的她,终于露出笑容,而且慢慢变得快乐开朗许多,和以前判若两人。
  四
  当然,光靠这样的心灵扶助当然远远不够。Joe在家访中意识到,村里的艾滋家庭还是缺钱,更重要的是,对于我们来说的一小笔钱,很可能在关键时刻,给予他们莫大的帮助。
  比如他们遇到的一个女孩,吃了国家免费提供的抗艾药物以后有副作用,十分难受。去看病,医生说需要花200元钱照一张X光肺片,可她家里拿不出这么多钱,只能作罢。结果志愿者们为她付了这200元,帮助她渡过了这一关。
  又比如一家父亲死了,按照村里规定,只能火葬。不火葬,就没有死亡证明书,不能享受孤儿的免费上学待遇,孩子们的学业和整个未来都因此受到影响。可他家里拿不出800元火葬费,怎么办?
  基于这种考虑,“紧急救助基金”(Emergency Fund)应运而生。这种援助模式,诞生在底层的观察与实践中,为的是尽可能及时地满足艾滋家庭特别紧要的需求。它不同于人们习以为常的从上到下的政府模式,不简单关注于总额的大小,而强调援助资金的落实与效用。
  五
  Joe说,深入了解越多,他越知道在原来那种传统的捐钱方法之外,有更多可以帮到艾滋受难者的地方。而且这些非传统的方法,更需要不一样的理念——不是以一个施舍者的身份出现,而是为艾滋受难者考虑,从了解他们的需要开始。
  还有很多事例,Joe说他无法归纳。因为艾滋家庭面对的其实是一个复杂的社会,他们更需要志愿者亲身协助、具体应变——
  比如有一个孩子因为家里没有钱,上不起城里的中专,志愿者家访到她家时,离报到期限已经晚了5天。他们便带着这个孩子到城里,向学校的领导再三请求,最终获得同意,享受三年补助。这个孩子放寒暑假回到村子里,便志愿给村里的孩子上课。她说,她的理想就是将来回村里做老师……
  六
  我还不清楚我们的考察经过重新规划和组织会是什么样,但我想起了Joe曾提到的一幕,便隐隐知道一些路向:
  一个参与过笔友活动的大学生随着她大学的考察队下到村里,当其他同学到村庄四处走访时,她却说什么也要留下来,要珍惜这宝贵的一天,因为她只想和她通过信的小朋友呆在一起,说说话。
  因为她到这里来,是见一个和她有感情的人。这个小朋友,就好像她的弟弟,她照顾他,不是一天、几周,而会是许多年。
  这是她的亲人。
  说明:
  在河南,仍有一些处在非重灾区的地方政府,对民间艾滋救助工作采取了宽容的态度。艾滋正在不同程度蔓延的其他省份,包括陕西、山西、河北、安徽、湖南、四川、广西、贵州以及云南的地方政府,对外来援助者都远为开放。希望以上说明能为有意援助者提供一丝信息。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艾滋村不是动物园——一位NGO工作者的呼吁,2014-10-22 20:32:55.
/yiliaozixun/aizibing/526.html
更新日期:2014-10-22 20:32:55
艾滋村不是动物园——一位NGO工作者的呼吁
“超级病菌”比艾滋病可怕
思想创新是医学发展的生命
药商造药,也造疾病
医学越发展人情味越丧失 白大褂温情远去
实习观摩暴露隐私? 反思医院伦理
再提真话英雄蒋彦永
探究细菌的和谐环境
假如我是卫生部长
从预防接种不良反应救济机制看我国亟待建立的医疗救济基金
就医者看病是否属于消费
从下到上集体隐瞒疫情
爱知的一生──艾弗伦·胡克博士和她的同性恋研究
性可以成瘾
我的医学生生涯
说“瘾”,兼谈“嗜网如命”
中国医疗在刀山火海里锤炼
这样的工作量规定——医生能不变成魔鬼?
一次调查的思考(一)——关于医生
归有光的《先妣事略》
“克隆人”的恐慌与真相
我们有权选择生死么
第1期·基因番茄抗乙肝?
是违法还是违宪——透视乙肝歧视第一案之二
政府违宪怎么办——透视乙肝歧视第一案之三
人人都可以参与维权
脱衣胸透不构成侵权医院人文关怀应加强
我为什么要研究性
我有一个梦想![之乙肝版]
医学史的意义
    热点推荐:
  • 艾滋村不是动物园——一位NGO工作者的呼吁
  • “超级病菌”比艾滋病可怕
  • 思想创新是医学发展的生命
  • 药商造药,也造疾病
  • 医学越发展人情味越丧失 白大褂温情远去
  • 实习观摩暴露隐私? 反思医院伦理
  • 再提真话英雄蒋彦永
  • 探究细菌的和谐环境
  • 假如我是卫生部长
  • 从预防接种不良反应救济机制看我国亟待建立的医疗救济基金
  • 就医者看病是否属于消费
  • 从下到上集体隐瞒疫情
  • 爱知的一生──艾弗伦·胡克博士和她的同性恋研究
  • 性可以成瘾
  • 我的医学生生涯
  • 病者有其药
  • 诺贝尔奖简介
  • 世界艾滋病日
  • 生命进化是否可理解为基因进化?
  • 为我国中医药业进一言
  • 中医的“系统”是一个未经实证也难以否证的系统
  • 伟大的发明-----宫刑
  • 西罗莫司释放冠状动脉支架提高患者存活率
  • 雷洛昔芬预防轻度认知损害
  • 从童子尿煮蛋流行谈起
  • 美国黑人比白人早死5年
  • 没管好食品含盐量FDA被起诉
  • 远端保护装置对心脏病发作病人无益
  • 没管好食品含盐量FDA被起诉
  • 中草药没有副作用吗? 谈“中国草药肾病变”
  •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龙胆泻肝丸导致肾损害采访手记
  • 龙胆泻肝丸――清火良药还是“致病”根源?
  • 脊髓神经电刺激术可有效改善神经性疼痛
  • 打破“壮阳”、“补肾”神话
  • 大多数癌症幸存者重新工作
  • 我想问问包皮过长的哥们几天清洗一次?
  • 保健胶囊竟卖作抗癌药
  • 请看中国官方媒体科技日报是如何编造抗癌新药的假科技新闻
  • Barrett食管病人中发生腺癌的危险性
  • 性可以成瘾
  • 绝经后激素疗法有争议
  • 乳腺癌疫苗就要临床试验了
  • 社区获得性肺炎,治疗首选青霉素?
  • 黑龙江省医院采用双亲献皮植皮手术治愈烫伤患儿
  • 发现非典型肺炎病原体的幕后故事
  • “乙肝”问题的社会学解读
  • 胰岛移植之父保罗・雷思去世
  • 3型糖尿病离谱吗?
  • 有关HIV传播的17个问题
  • 胰岛移植之父保罗・雷思去世
  • 肥胖通过GPR40受体引起糖尿病
  • 中草药没有副作用吗? 谈“中国草药肾病变”
  • 高耀洁:欲罢不能
  • 排毒养颜,还有许多话要说
  • 一罕见木村病患者在福州总医院获救
  • VX-680治疗白血病临床研究启动
  • 干细胞研究讲稿
  • 慈济医院为九岁半男童脐带血干细胞移植成功
  • ANCA在相关性疾病中检测的意义
  • ENBREL使牛皮癣患者的病情迅速改善
  • 中草药治疗慢性乙型肝炎随机对照试验的系统评述
  • Cardiac Science公司自动体外除颤器获中国批准
  • 从百赛诺看国内的乙肝药物研究
  • 长期服用排毒养颜胶囊会导致便秘
  • 艾滋病拯救得了中医吗?
  • 虚假乙肝广告,还要走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