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捌号楼
 
Web www.med8th.com
首页 | 医疗资讯 | 人与医学 | 阅览室 | 诺贝尔奖 | 专业资源 | 院士录 | 中医
医学捌号楼・艾滋病・

世界艾滋病日


管理员  | 2013-03-21 14:41:14

今年的世界艾滋病日是我知道的第几个艾滋病日我已经搞不清楚了。但是这一天,以及它前后的日子,与往年并没有什么不同——红丝带、传单、宣传招贴、电视公益广告、新闻、专题节目……它们告诉你的,还是那些可以称之为“老掉牙”的东西——什么途径会传播,什么途径不会,AIDS,HIV,STD,直线上升的感染者人数,严峻的形势,号召你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在学校里被发到传单的时候,我开始觉得那些文字的苍白无力。每年都是这样的形式和内容,我真的怀疑会产生多大的效果。

不是我杞人忧天,事实上,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的确印证了我的担心。

星期五中午和同学吃饭,因为拿到传单而谈论起艾滋病这件事情。究竟是如何讨论如何产生的分歧我已经无从记起,我只清晰记得她对艾滋病表现出的巨大恐惧心理和极端厌恶之情让我感到非常的惊讶。排斥艾滋病病人,避免与他们接触,即使是在日后的医疗工作过程中也是如此——她坚持这样认为。我不晓得持这样“传统”想法的人有多少,但我肯定不会在少数——即使是大多数人已经清楚了解艾滋病知识的情况下——你还是无法改变他们的传统观念。而如果连一个医学生都始终坚持这样的观念,我觉得实在是一件十分悲哀的事情。

因为艾滋病的传播途径的不同,很多人会自然而然地把感染者分为两类——因为血液制品而感染的,和因为吸毒及性交而感染的。然后,他们对于这两类感染者会产生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对前者同情,对后者厌恶唾弃。从情感心理因素上看这种观念几乎无可避免,但我认为,这仍然是一种歧视。

究竟什么是对艾滋病病人及感染者的歧视?是不是只有烧毁他们的房屋、用品,剥夺他们的工作权、受教育权、购物权,驱赶他们离开自己生活的故土才算歧视?是不是只有拒绝与艾滋病病人握手、交谈、共同就餐、就诊、乘车才算歧视?反过来说,究竟怎样才算真正消除歧视呢?

为什么可以把艾滋病患者人为分成两类来区别对待?为什么可以把一种疾病人为地贴上不同道德标准的lable?为什么可以因为得病的原因而决定你对一个病人的关爱与否?而对于一个病人来说,是否因此而得到不同的待遇是应该的呢?

我总是觉得,不管一个患者是因为何种原因而感染艾滋病,只要他是一个病人,就应该得到关爱和帮助。你可以厌恶吸毒和性滥交,但是你不应该因此而歧视一种疾病,或者一个病人。尤其是对于一个医务工作者来说,面对一个病人,必须剔除其他的感情因素而只对你的病人付出最大程度的关怀和爱,不管他得的什么病,或者怎样得的病,你都应该无条件地帮助他,让他康复。

纵使我们今天把预防艾滋病的宣传做得如此轰轰烈烈,但仅仅宣讲科学知识是远远不够的。不让大众的观念改变,对于艾滋病的歧视就依然存在,而这个对于艾滋病防治工作来说,是巨大的障碍。如果这种传统观念不改变,那么对于一个艾滋病患者,在你无法对他了解得更多的情况下,你的第一反应就是把这种疾病等同于吸毒或性滥交,然后厌恶他、排斥他、远离他——歧视依然存在,即使是你知道了所有有关艾滋病的知识以后。

今天的预防艾滋病宣传工作不是说没有成效,有——人们已经知道好多患者是因为血液传播而无辜感染,好多人开始同情艾滋病患者——但是,大多数时候这种同情仅仅是建立在他们不是因为吸毒和性滥交而感染的基础之上,这远远不够。我希望的理想结果,是有一天,我们可以对所有的病人一视同仁,即使他是因为吸毒,是因为性滥交,那有什么关系,只是因为他是病人,我就会去帮助他,给他更多的关怀和爱。事情本来就应该如此简单。

我的同学把她对艾滋病的坚决排斥解释为对于一种无法治愈的传染性疾病的巨大恐惧。但我觉得,这不能成为排斥态度的合理解释,尤其是对于一个医学生来说,更是如此。面对一种凶险的疾病,恐惧和排斥是否能解决问题?排斥它,远离它,是否它就永远不可能来找你?逃避不是解决之道,既然无法抵挡艾滋病前进的脚步,那为什么不勇敢地去面对它呢?我们要做的,不是远远逃开,而是深入地了解它,从而努力地战胜它。而作为一个日后的医生,更应该对疾病有一种大无畏的战斗精神,勇敢面对,不懈斗争。我不认为艾滋病是永远不可治愈的,而且正如它不那么容易治好一样,它也不是那么容易传染的。以你知道的医学知识而言,完全是可以预防的。那么,作为一个医务工作者,就完全没有理由去惧怕去排斥这样一种疾病。

另外一点,我总感觉以往的预防艾滋病宣传工作,过分着重于预防,强调未感染人群如何避免感染,而忽略了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已感染人群的问题。而实际上,要战胜艾滋病,这两方面同等重要。如果对他们没有一个正确的态度,而让他们受到伤害,那由此引起的后果将比无法预防更加可怕和严重。好在今年世界艾滋病日的主题“Live,let live”——“相互关爱,共享生命”已经把重心移到了已感染人群上。有个更直接的译法——“你活着,也让别人活着”,更能够说明关爱艾滋病患者的重要性。其实每个人只要换位思考一下,如果自己是一个艾滋病感染者,你希望别人怎么对你,该怎么做便一目了然。还想说的是,这种关爱不应该成为一种变相的过分关心——不需要所有的媒体都来大肆宣传一个艾滋病患者的婚礼,以此标榜整个社会不再“歧视”艾滋病患者。在我看来,有更多的人愿意给他们一个拥抱,一次握手,一句真诚的问候,一起吃顿饭……这些默默的关爱更为重要和实在。

相对于其他人来说,我觉得青年人对于艾滋病的态度显得更为重要一些。以我个人的亲身感受来说,觉得最好最有效的办法,是开展“同伴教育”。我初中二年级参加过这样一次活动,结果那让我得到一生都觉宝贵的财富。可以说,如果我那时没有参加“同伴教育”,很可能现在我的想法会和我的那位同学如出一辙。所以我非常奇怪的是,为什么时至今日,在上海这样的发达城市中,在我们这样的医学院校里,仍然没有进行过一次“同伴教育”的活动,而仍然只会发传单、贴宣传画?我觉得不仅大大有开展这样活动的必要,而且,应该从中学时就开展,这比任何空洞的说教都来得有效。

本来以为这么多年以后,大众对于艾滋病和艾滋病患者的态度已经大为改观,但经过那次和同学的谈话,我发现事实远非如此,可能大部分人的观念还是停留在原来的水平上,只不过,多了一点有关这种疾病的科学知识而已。

最后想说,对于任何一种疾病,最有效的治疗手段不是药物,而是他人的关爱。

相关内容
世界艾滋病日,2013-03-21 14:41:14.
/yiliaozixun/aizibing/2.html
更新日期:2013-03-21 14:41:14
正视最基本的医疗人权 从病历取得权谈起
SFDA临床实验机构认证中心华西医院检查验收
上气道压力测定综合术前评估手段提高鼾症手术成功率
犯罪精神病院的产生及其在中国的前景
台消基会解析市售防晒产品成份
看看澳大利亚是怎样保障乙肝人群的工作权利的
浅论疾病和它的易感人群(从艾滋病和同性恋谈起)
乙肝病毒携带者就业权的法律保护
《上海市基本医疗保险和工伤保险药品目录(2005年版)》――9调节免疫功能药
重庆儿童医院关注白血病儿童
直肠癌病人教育资料上网
中国公众营养论坛呼吁加强全民营养健康教育
加拿大糖尿病团体要求政府稳定胰岛素供应
易瑞沙被消费者要求禁售
钼靶X线导丝定位准确抓住早期触诊阴性乳腺癌
治癌神话是如何打造的
卫生部批准的开展辅助生殖技术和人类精子库机构名单
低分子量肝素(Low Molecular Weight Heparins)的剂量调整与监测
我国65岁以上老年妇女半数患有尿失禁
上海仁济医院为85岁老翁开颅切除脑膜瘤
范维琥教授呼吁医院设置免费的电子血压仪
心脏手术先驱碧戈罗医生去世
争取病人权利
以宪法还他们平等
致全国中医学院的一封信!
旧医(中医)的堕落
差异悬殊:中国卫生保健事业面临严峻挑战
中国建立医师责任保险制度初探
台湾烟品市场开放后青少年吸烟率日渐增加
卫生部规定《染发剂原料名单(试行)》
    热点推荐:
  • 正视最基本的医疗人权 从病历取得权谈起
  • SFDA临床实验机构认证中心华西医院检查验收
  • 上气道压力测定综合术前评估手段提高鼾症手术成功率
  • 犯罪精神病院的产生及其在中国的前景
  • 台消基会解析市售防晒产品成份
  • 看看澳大利亚是怎样保障乙肝人群的工作权利的
  • 浅论疾病和它的易感人群(从艾滋病和同性恋谈起)
  • 乙肝病毒携带者就业权的法律保护
  • 《上海市基本医疗保险和工伤保险药品目录(2005年版)》――9调节免疫功能药
  • 重庆儿童医院关注白血病儿童
  • 直肠癌病人教育资料上网
  • 中国公众营养论坛呼吁加强全民营养健康教育
  • 加拿大糖尿病团体要求政府稳定胰岛素供应
  • 易瑞沙被消费者要求禁售
  • 钼靶X线导丝定位准确抓住早期触诊阴性乳腺癌
  • 病者有其药
  • 诺贝尔奖简介
  • 世界艾滋病日
  • 生命进化是否可理解为基因进化?
  • 为我国中医药业进一言
  • 中医的“系统”是一个未经实证也难以否证的系统
  • 伟大的发明-----宫刑
  • 西罗莫司释放冠状动脉支架提高患者存活率
  • 雷洛昔芬预防轻度认知损害
  • 从童子尿煮蛋流行谈起
  • 美国黑人比白人早死5年
  • 没管好食品含盐量FDA被起诉
  • 远端保护装置对心脏病发作病人无益
  • 没管好食品含盐量FDA被起诉
  • 中草药没有副作用吗? 谈“中国草药肾病变”
  •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龙胆泻肝丸导致肾损害采访手记
  • 龙胆泻肝丸――清火良药还是“致病”根源?
  • 脊髓神经电刺激术可有效改善神经性疼痛
  • 打破“壮阳”、“补肾”神话
  • 大多数癌症幸存者重新工作
  • 我想问问包皮过长的哥们几天清洗一次?
  • 保健胶囊竟卖作抗癌药
  • 请看中国官方媒体科技日报是如何编造抗癌新药的假科技新闻
  • Barrett食管病人中发生腺癌的危险性
  • 性可以成瘾
  • 绝经后激素疗法有争议
  • 乳腺癌疫苗就要临床试验了
  • 社区获得性肺炎,治疗首选青霉素?
  • 黑龙江省医院采用双亲献皮植皮手术治愈烫伤患儿
  • 发现非典型肺炎病原体的幕后故事
  • “乙肝”问题的社会学解读
  • 胰岛移植之父保罗・雷思去世
  • 3型糖尿病离谱吗?
  • 有关HIV传播的17个问题
  • 胰岛移植之父保罗・雷思去世
  • 肥胖通过GPR40受体引起糖尿病
  • 中草药没有副作用吗? 谈“中国草药肾病变”
  • 高耀洁:欲罢不能
  • 排毒养颜,还有许多话要说
  • 一罕见木村病患者在福州总医院获救
  • VX-680治疗白血病临床研究启动
  • 干细胞研究讲稿
  • 慈济医院为九岁半男童脐带血干细胞移植成功
  • ANCA在相关性疾病中检测的意义
  • ENBREL使牛皮癣患者的病情迅速改善
  • 中草药治疗慢性乙型肝炎随机对照试验的系统评述
  • Cardiac Science公司自动体外除颤器获中国批准
  • 从百赛诺看国内的乙肝药物研究
  • 长期服用排毒养颜胶囊会导致便秘
  • 艾滋病拯救得了中医吗?
  • 虚假乙肝广告,还要走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