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捌号楼
 
Web www.med8th.com
首页 | 医疗资讯 | 人与医学 | 阅览室 | 诺贝尔奖 | 专业资源 | 院士录 | 中医
医学捌号楼・皮肤科・

意大利医生眼中的中国医患陋习


管理员  | 2014-07-28 21:19:04

  ■我被请到北京房山,去给一个当时只有11岁的男孩看病。他的家人从孩子一出生就带他到各个医院治了10年,花了很多的钱。居然就没有一个医生告诉孩子的家人患的是什么病,告诉家长这种病根本无法治。这是非常不道德的。
  ■你们习惯打吊针,好让孩子的体温降下来,那是靠药物强制性降体温,对孩子的恢复没有积极的意义。
  ■我再强调一遍,如果患儿没有出现细菌感染,就不要使用抗生素。
  ■在你们这里还给孩子做“心脏瓣膜手术”,其实根本没有必要做这种手术,孩子长大了自然就会好了。在西方,医生是不给孩子做这类手术的。一个医生不应让患者花太多的钱去做无谓的治疗,这一点很重要。我认为一个好医生应该是诚实的、谦虚的。
  彼路易·切奇博士是一位有着30多年临床经验的意大利儿科专家。两年前,他受意大利政府派遣,作为意方负责人到北京执行两国卫生合作项目。在北京儿童医院特需门诊坐诊的两年间,切奇先生以一位西方医生诚实、敏锐的眼光,观察到了目前在中国医学界普遍存在的难以理解的现象,而其中的某些现象决不能简单归结为是由中国的国情或中西方文化的差异造成的。以下为他在接受记者数次采访时所谈到的主要内容。
  为什么不用药或少用药 世界上的妈妈都害怕自己的孩子生病,一生病就吓得不得了,一有病就带孩子看医生。方才,一个小孩的姥姥带着她的外孙急急忙忙来看皮肤病,你们的儿科医生要给孩子抽血检验。我检查一看,那是蚊子咬的一个包,不用抽血。最后老太太给在香港工作的孩子妈妈打了一个长途电话,孩子的妈妈坚决反对给孩子抽血,才算了事。结果我也没给孩子开药。这就是属于患者家属的无知。
  意大利的妈妈在30年前,也是这样想的,认为用一根针扎到身体里(输液),要比口服的药物药效发生得更快。不是我不用药或少用药,而是没有必要给这些孩子开药。可是他们的妈妈会说:“我们的孩子有病了,你为什么不给我们药吃?”这是家长的问题,不是孩子本身的问题。
  现在感冒、咳嗽、腹泻患儿,是来北京儿童医院就诊量最大的一部分。感冒发烧在39度以下,我们西方医生从来不给患儿开药,建议家长回家给孩子用冰袋降温,同时要给孩子喝大量的水,几天就可以好。一般孩子咳嗽,是他生理本能的自卫反应。小孩子不会咳痰,尤其睡觉时把鼻涕流到喉咙,早晨起来就咳嗽,这不用吃药。但是如果孩子的咳嗽是由细菌引起的,如支气管感染、肺炎、百日咳等,就需要用抗生素。
  儿童腹泻,一般多是因为受凉,或消化不良引起的。我们西方的医生会建议家长在24小时之内不要给孩子进食,只喝水,很快就会好。有个腹泻患儿的妈妈明白我为什么不开药的道理,她很高兴地抱着孩子走了,事实证明不用药病也好了。如果是细菌性腹泻,那就要用抗生素治疗。我所说的这些是大部分患儿的普通症状,不用开药,只要给家长解释清楚,就可以了。关键是医生在诊断时一定要和家长交流,一定要搞清楚患儿症状的原因。
  你们习惯打吊针(输抗生素),好让发烧的孩子的体温降下来,那是靠药物强制性降体温,对孩子病情的恢复没有积极的意义。
  现在还流行给孩子注射什么“流感疫苗”,预防流感。实际上流感是无法预防的,因为流感病毒每年都在变化,你去年研究的疫苗,怎么预防今年的流感?西方医生和中国医生都知道,世界上没有有效治疗和预防感冒的药。滥用抗生素的危害 今年4月,有一个家长带着一个11个月大的男孩子来我们这里看病,这个孩子咽喉扁桃体肿大,一直发烧不退,在北京朝阳区的一家医院治疗了一个月,那里的医生一直给这小孩子用各种抗生素医疗,但是孩子的烧一直没退,让人家花了1万多块钱。孩子这时已经出现菌种紊乱现象,产生了“抗药性”,这就是滥用抗生素的结果。
  我告诉孩子的爸爸,如果孩子发烧在38度5以上,可以给他吃点退烧药,如果在38度5以下不要吃退烧药,采用物理降温,大量喝水,用冰袋降温。结果孩子的爸爸按照我说的去做,很快孩子的体温就降下来了。
  我并没有给这个孩子开任何药。如果我发现孩子症状是由细菌感染引起,需要服用抗生素,我会给孩子服用抗生素。一般口服抗生素的效果与打吊针(输液)的效果是一样的,但前者更便于治疗。想用抗生素来预防疾病,这是不正确的观念。我再强调一遍,如果患儿没有出现细菌感染的现象,就不要使用抗生素。如果这个孩子需要治疗、开药,我肯定会给他治疗和开药的。
  有时医生也很为难,做母亲的总是让医生多开药,开好药。我认为医生和家长之间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一定要把孩子的病情讲得很清楚。医生要多和家长交流,来教育家长如何看待孩子的这个病,同时向家长普及一些一般的医疗卫生常识。但是要让家长理解这个问题就要花一定的时间。
  我给孩子看病一定要把孩子的衣服都脱光来检查。你们的家长就担心孩子感冒了怎么办?给孩子看病不脱光了衣服是没法检查的,否则你怎么知道孩子有什么病?方才有一个8个月大的小女孩,表面上看是咳嗽,但是我还要通过对她身体状况的观察,确定她的咳嗽是否由别的病因引起,她要是穿着衣服我怎么看得出来?我看一个患儿要1个小时,就是这个道理。这样的门诊模式在中国目前要实行起来还很困难。医疗系统的不完善 在意大利,我们在各个社区都建有门诊诊所,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家庭医生,出诊治疗是免费的。在我们那里做心脏手术、住院治疗4月以下的患者全部是免费。当然这在中国目前还是很不现实的。
  北京的医疗系统建立时间还不长,许多地方需要改进。这里的人们一有病就上北京的各大医院来,一天的门诊量就达到三四千人,医生每三五分钟就要看一个病人。你们的医院要想效益好,医生就得多看病人,一天下来头昏脑涨,非常疲倦。这样也很容易出现误诊。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这个问题确实不好解决。我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北京周边省市的患者也到北京的大医院来,因为北京的医疗条件和医生的水平是很高的。我个人认为,如果在各个社区都有像这样的大医院下属的医疗诊所,把各大医院的医生分散到各个社区的医院,患者就可以得到分流,在社区医院对患者可以作一个初步的筛选,把重病患者送到大医院就诊,这样既减轻了大医院门诊医生的负担,提高了诊断质量,也给患者提供了享受一流医疗水准就医的便利。
  中国在今后的医疗改革方面应该能做到这一步。听说北京的某些地区已经开始尝试。你们可以在医院建立一些高档的诊室和有空调的高级病房,为高收入患者提供一流的医疗条件,可以多收他们钱,用他们交的费用承担低收入者的医疗费用,让低收入者也能享受一流的医疗服务。同时我认为中国医生有很丰富的医学知识,虽然他们拿的钱并不多。
  职业道德问题 我认为一个好的医生应具有的品质有两条。
  第一,他首先要诚实,谦虚,尊重患者。医生当然不是圣人,他们也要养家糊口,但是医生挣钱要像中国一句古老的格言那样:“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我上学的时候,我的老师就教导我,做医生一定要每时每刻地考虑这样的问题:不能给患者误诊,要很慎重地考虑你下的药是否对患者的疾病有效。
  做一个医生一定要谦虚,自己的知识不够,看不懂的病一定要向有经验的医生请教,或请有经验的医生会诊,不要怕在患者面前丢面子,不懂装懂会造成误诊,给患者和家属带来很大的悲哀。
  第二,作为医生一定要注重自己的职业道德,如果你诊断的这个患者的病确实治不好了,就要告诉他的家人不要再花钱治疗了。如果明明知道患者的病不能治,你还给他治,让人家花很多的钱,这是非常不道德的。
  我举个例子。2000年,我被请到北京房山县北海镇,去给一个当时只有11岁的男孩看病。这是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的男孩,他的两条大腿肌肉萎缩,这种病叫“迪何二氏肌萎缩”,是一种罕见的家族遗传性疾病,根本无法治愈。我估计他只能再活10年到15年就要离开人世。但是他的家人从孩子一出生就带他到各个医院治了10年,花了很多的钱……居然就没有一个医生告诉孩子的家人他患的是什么病,告诉家长这种病根本无法治。这是非常不道德的。
  我对孩子的家人说,你们不要再带他去医院治疗了,染上这种病,从孩子出生起就根本治不好。如果你们真为他好,就给他买一辆残疾人的电动车,改善一下他的生活质量吧。
  后来,我们这些在北京的使馆、企业、医疗系统工作的意大利人,捐款买了一辆残疾人的电动车,送给这个孩子,他得到这辆车,高兴极了。啊,那是个非常漂亮的小男孩!他太不幸了。
  还有像恶性肿瘤患者,绝大多数是无法治愈的,住院治疗是没有用的。对于这种情况,医生就应该劝告患者或他的家人,不要再为患者治疗了,在家里护养就很好,只要能抑制患者的疼痛,在他疼痛时给他服止痛的药就可以了。
  在你们这里还给孩子做“心脏瓣膜手术”,其实根本没有必要做这种手术,孩子长大了自然就会好了。在西方,医生是不给孩子做这类手术的。一个医生不应让患者花太多的钱去做无谓的治疗,这一点很重要。我认为一个好医生应该是诚实的,谦虚的,对患者应该是尊重的。

相关内容
意大利医生眼中的中国医患陋习
/renyuyixue/492.html
更新日期:2014-07-28 21:19:04
面对艾滋病:要人权还是要知识产权?
谨请不要为冬虫夏草的“神秘”盲目买单
药商造药,也造疾病
实习观摩暴露隐私? 反思医院伦理
探究细菌的和谐环境
就医者看病是否属于消费
说“瘾”,兼谈“嗜网如命”
一次调查的思考(一)——关于医生
我有一个梦想![之乙肝版]
上气道压力测定综合术前评估手段提高鼾症手术成功率
犯罪精神病院的产生及其在中国的前景
看看澳大利亚是怎样保障乙肝人群的工作权利的
乙肝病毒携带者就业权的法律保护
《上海市基本医疗保险和工伤保险药品目录(2005年版)》――9调节免疫功能药
重庆儿童医院关注白血病儿童
加拿大糖尿病团体要求政府稳定胰岛素供应
治癌神话是如何打造的
旧医(中医)的堕落
卫生部规定《染发剂原料名单(试行)》
2005年最重要的10个卫生问题和最受忽视的10个卫生问题
人权医生呼吁利比亚释放五名保加利亚护士
汕头市中心医院开展环孢霉素A、FK506治疗药物浓度监测
广西人民医院自体骨重建听骨链手术使少年复聪
中医的“系统”是一个未经实证也难以否证的系统
大多数癌症幸存者重新工作
一罕见木村病患者在福州总医院获救
长期服用排毒养颜胶囊会导致便秘
肝源性糖尿病的治疗
药物依赖,隐瘾作痛
“伟哥”变身成为治疗早期肺动脉高血压
莫让“中医抗癌”变了形
上海中医药大学确立培养目标 毕业生也能当西医
一论艾滋病的突破
艾滋病强制检测:“健康权”对抗“隐私权”?
中国艾滋病问题的政治解决
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引入胃内水球治疗肥胖症
非正常医疗现象不断蔓延
安徽省立医院完成后路微创椎体血管瘤骨水泥成型术
脂肪肝的早期干预
浙江医院开展软腭支架植入术治疗鼾症
雪兰诺公司警告米托蒽醌的心脏毒性和继发性白血病危险
整牙医生易患腰背疼
中医药产业沉默吞下“马兜铃酸苦果”
《肿瘤实验诊断学》出版
美国去年有27000人接受器官移植
美国的能力缺陷法
莱克兰地区癌症中心获得Rosetta Resolver基因表达数据分析系统使用授权
淘大花园爆发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事件主要调查结果
一个乙型肝炎带菌者的表白
我们的身体为何有瑕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