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捌号楼
 
Web www.med8th.com
首页 | 医疗资讯 | 人与医学 | 阅览室 | 诺贝尔奖 | 专业资源 | 院士录 | 中医
医学捌号楼・皮肤科・

血荒背后的几个为什么


管理员  | 2014-04-10 00:33:52

  昆明血荒,青岛血荒,南京血荒……全国各大城市近来血荒频现。最为严重的昆明市几乎所有需输血的手术被迫停止。人人身上都有、血管里时刻流淌的血液,成为一种严重稀缺资源。血荒为什么会发生?献血与用血的背后,又有怎样的科学问题呢?

  首先,用血紧张的现象经常出现,只是最近很多地方同时出现极端短缺,才引爆为一个亟待解决的难题。血液的采集供应与使用需求,像一架天平的两端。当某段时 间内,临床手术的用血需求急剧升高时,而血液采集供应未能增长,便会出现用血紧张现象。用血紧张带来的后果是,可以开展的择期手术量减少。比如说,原本每 天可展开十台大手术,而血库的储存血量只能保证五台手术顺利开展。相应地,另外五台手术只能被迫推延,只有等血液供应充足时才能进行.

  人们不免疑惑,开刀为什么要输血?没有血液,外科医生就不能开刀了?这像个不言自明的问题,却又难以回答。当手术刀切开皮肤,便是出血的开始。 手术出血量,又与手术类型、创面大小、手术时间息息相关。一名正常人的血容量,也只有4.5升上下,对腹部大手术、骨科肿瘤手术、心脏及开颅手术而言,患 者失血量经常在1000毫升以上,甚至达到上万毫升。


  血液像一种载体,它供给全身器官、组织与细胞氧气与养分,来回往返,日夜不息。当机体缺血达到一定标准时,便必须进行输血。人们或许会问,手术时不也在输入各种液体与血浆代用品吗?遗憾的是,它们虽能补充一定血容量,但最解”体渴”的还是血液。


  输血绝不是可有可无的,它是一种治疗措施,与手术本身同等重要。随着医疗技术发展,人们可开展的手术越来越大。这意味着,它们对血液的需求更加 倚重,如心脏手术、器官移植手术。血液像是一顶安全帽,只要手术医生戴上它,进入施工现场便多了一项安全措施。没有这顶安全帽时,进入工地或许也不会被坠 物砸伤。但对病人的性命安危而言,医生们并不心存一丝侥幸.

  此外,血荒并非只有中国独有的现象。哪里有手术及用血需求,哪里便可能出现血荒。今年9月,美国血液中心便急报,洛杉矶、费城、亚特兰大等多个城市出现血荒。背后的原因是,大型复杂手术的次第展开,使临床用血量激增;与此同时,公众献血的增长比例只有3%左右.

  年初,美国凯斯西储大学的Nicola Lacetera发现,尽管有四成美国人符合献血标准,但有九成首次献血的民众再也不会献血。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有研究发现,不献血的理由有很多,只 要让献血者稍感称心不如意或方便,他们便再也不愿撸袖子,比如很难找到或抵达献血点,因工作人员原因使献血者感觉很差,献血后担心身体不适、恐惧等。作为 生命救助行为的献血,某种程度上比捐钱捐物更能体现生命诚意与关爱之心。遗憾的是,献血这种利他行为很难被权衡。它不像捐钱献物一样,难以有明确的价值衡 量。

  上个月,意大利米兰-比可卡大学的Marco Bani在《输血》杂志(blood transfusion)发表研究,对献血人群的性别差异进行了研究。Bani发现,与男性相比,女性更愿意献血。背后的原因可能是,女性更具有利他主 义,男性则更为个体主义。遗憾的是,女性更容易在献血时出现的虚弱、恶心、脸色苍白、头晕激动等现象,也即俗称的”晕血”,从而阻挡了她们继续献血的步 伐。

  面对此次血荒,人们更多的是在表达一种情绪,它叫做不信任。人们将更多的目光转向血液背后的血站;很少为人所知的血液处理过程,也成为诟病之 处。血液采集与处理的相关人员是否以血牟利,捐献的血液流向何处,是否被严重浪费?采血器械的安全性是否可以得到保障?义务献血这种纯粹利他行为是否能调 动献血者的积极性?

  血荒的破解,势必从供需两方面来权衡。就血液供应而言,需要提高公众献血热情,这既要求血液机构寻求合适激励措施,又要自身透明、简化程序,以 更优质的服务点燃公众献血热情。就血液使用而言,临床医生也应节约用血,按照最新输血指南,科学规范的使用血液,也能最大程度的减少血荒的发生。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血荒背后的几个为什么
/renyuyixue/454.html
更新日期:2014-04-10 00:33:52
保护儿童视力常见的十个方法值得学习
外来医械的“死角”
艾滋村不是动物园——一位NGO工作者的呼吁
爱知的一生──艾弗伦·胡克博士和她的同性恋研究
中国医疗在刀山火海里锤炼
我们有权选择生死么
我为什么要研究性
SFDA临床实验机构认证中心华西医院检查验收
上气道压力测定综合术前评估手段提高鼾症手术成功率
犯罪精神病院的产生及其在中国的前景
台消基会解析市售防晒产品成份
重庆儿童医院关注白血病儿童
直肠癌病人教育资料上网
低分子量肝素(Low Molecular Weight Heparins)的剂量调整与监测
我国65岁以上老年妇女半数患有尿失禁
以宪法还他们平等
人权医生呼吁利比亚释放五名保加利亚护士
朱广迎主编的《放射肿瘤学》第1版第五次印刷
上海199家医疗器械经营企业被注销许可证
广西人民医院自体骨重建听骨链手术使少年复聪
申城全面推广循证医学诊疗模式
中医的“系统”是一个未经实证也难以否证的系统
伟大的发明-----宫刑
西罗莫司释放冠状动脉支架提高患者存活率
从童子尿煮蛋流行谈起
中草药没有副作用吗? 谈“中国草药肾病变”
龙胆泻肝丸――清火良药还是“致病”根源?
请看中国官方媒体科技日报是如何编造抗癌新药的假科技新闻
肥胖通过GPR40受体引起糖尿病
Cardiac Science公司自动体外除颤器获中国批准
长期服用排毒养颜胶囊会导致便秘
艾滋病拯救得了中医吗?
糖尿病人饭后有八“戒”
半数糖尿病人出现肾功能减退的现象
药物依赖,隐瘾作痛
中医存废困境:西医改造中医将致中医灭亡
我国学者在艾滋病患者房水中首次找到HIV病毒载量
药物责任与消费者保护
打破“艾滋病长城”里的沉默
招聘公务员体检标准增加DNA检测是乙肝歧视的升级!
安徽省立医院完成关节镜下自体半键股薄肌腱前交叉韧带重建术
我们的宪法权利――透视乙肝歧视第一案之一
美国艾滋病患者名单被电子邮件泄露
香港私家医生配错药死亡四人
中医药产业沉默吞下“马兜铃酸苦果”
广东省人院开展特异性免疫治疗
中草药掺假的研究报告
一个乙型肝炎带菌者的表白
朝阳市每年将减少百余唐氏患儿的出生
转基因食品有益但需安全评估